砂拉越星座诗社 50周年社庆,一头栽进婆罗洲的日与夜。

砂拉越星座诗社

砂拉越星座诗社 欢庆50周年社庆,邀请10位作家学者来砂,行程其一目的是寻访已故李永平的成长足迹;而星座诗社办的文化沙龙与座谈,又选在古晋印度街一侧的旧法庭建筑内,这里肯定也是年轻时李永平曾经出没之处,或许也是其经典著作《吉陵春秋》的写作场景;“一头栽进婆罗洲:台湾与砂拉越的文学相遇座谈会”上,高嘉谦教授谈李永平与其作品,张贵兴谈自己的创作,两位标杆人物隔空完成了一次“同台”演讲。这样的安排,少一点机缘成不了事,那意义何其重大——不单对星座诗社来说,也对砂华文坛而言。 ...

婆罗洲人猿 ,徒手开椰子的本事。

婆罗洲人猿

婆罗洲人猿 又称为红毛猩猩,马来文是orang utan,字面翻译是“森林之子”。早在1850年代,与达尔文齐名并共同发表进化论的生物学家华莱士(Alfred Russel Wallace)受邀在砂拉越逗留15个月,以搜集无数昆虫与动物标本之时,他已经注意到人猿这个物种。 “这里不是动物园,而是原生态景点,大家不一定可以看到人猿,如果看到也不确定会有几只。”车子靠近史蒙谷野生动物中心时,导游提醒大家。 史蒙谷野生动物中心(Semenggoh Wildl...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遇见的那些人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那几天,砂拉越文化村变成“砂拉越地球村”,有人为了音乐而来;有人纯粹想现场感受一场国际音乐派对;有人是来摆档推广文化或售卖产品、食物的;有些则是国内外的媒体;还有许多无惧日晒雨淋的义工,以及工作人员等。 由砂拉越旅游局主办的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每年七月一连三天,在砂拉越文化村举行,至今已迈入第22届。这些年来,每一届的音乐节都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数万人入场,撇开各个世界级的明星音乐家和乐队不谈,单是“欣赏”参加者的众生相也很有趣。 ...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精彩的不止是音乐。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创办于1997年的音乐节已经成为当下最成功的砂拉越旅游品牌,其影响力绝对不止在节节上升的参加人数;更加应该看到的是,它在引起国际社会对砂拉越的关注之余,也让砂拉越人以自己的土地为傲,更多出色的音乐人、艺术家与文化人在这片土地诞生,创作了更多属于砂拉越内容的作品。 每年7月,世界各地过万游客涌入砂拉越古晋市,共赴一场国际音乐盛会——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Rainforest World Music Festival,简称RWMF)。 这...

马当山兴都庙 ,藏在深山里的香火。

马当山兴都庙

马当山兴都庙 - 为了种植茶和咖啡,拉者投入巨资,也从印度南部和锡兰引进上千名淡米尔劳工。这些印裔劳工除了负责茶园和咖啡园的农务,也协助打理拉者的玫瑰与茉莉花园。劳工当中有为数不少的兴都教徒,他们就地取材,用山里的盐木建了一所简陋的兴都庙——“Sri Maha Mariamman”,作为信众祷告和社交的场所。 “周日到山上的兴都庙走走吧!” 林荫笼罩的登山路,这些年已经铺上了沥青,虽然不复当年的天然,但也算是方便了登山客。唯一不变的是路上遇到的人,大家...

姆禄国家公园 ,你必须慢慢走的5个理由。

姆禄国家公园

姆禄国家公园(Mulu National Park)应该怎么玩?我的答案是——慢慢走。 这里的热带雨林完好保留原始风貌,隐藏其中的无数洞穴展现大自然的力量和创意,还有路旁随便一只虫子或叶子,可能都曾经和恐龙见过面。在热带雨林深处,万物皆从容应对时间走过,用一种滴水的慢速和耐性,等待穿石而过的领悟。 因此当我们闯入,即便你是再上进的旅客,都请你把那些人为的企图心丢掉,跟着缓慢呼吸的节奏,慢慢走。然后,你才会看到真正的热带雨林,听见自己和自然生息共鸣的心跳,...

伊班长屋 里聆听头骨的善恶对话

伊班长屋

伊班长屋 —— 伊班人相信一个人死后,灵魂会继续留在头颅里,并且继续感知周围的一切,因此他们会非常“善待”这些头颅,并待之如“自己人”。 伊班族是生活在婆罗洲岛上的族群,也是砂拉越最大族群,约占人口比例30%,传统上居住在长屋里。长屋是砂拉越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一座长屋可以容纳数十户到百户以上的人口,相当于一个村落。 入住泗里街的尤喀长屋(Rumah Nyuka),受到村民热情的迎接。这座建于1955年的伊班长屋(Iban Longhouse),共住着45户(B...

砂拉越千层糕 :她在烘焙,也在搞艺术。

砂拉越千层糕

砂拉越千层糕 - Auntie Cynthea的千层糕用料讲究,用的都是上好牛油和大量鸡鸭蛋,吃起来甜而不腻;而视觉上则非常精致,在肢解和重新组装千层糕的过程中,分寸拿捏得刚刚好,图案花纹与颜色搭配也很巧妙,是色香味俱佳的“作品”。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许多部长高官都是Auntie Cynthea的客户,许多媒体也特地到访。 近20年来,在政府的大力推广下,千层糕已经成为砂拉越的代表性美食,是旅游砂拉越必买的手信之一。这道糕点工序繁杂,耗时费力,必须一层层烘烤,从10...

Nanga Shanti ,梦幻般的平安之地。

Nanga Shanti

Nanga Shanti 没有公路直达,要到达这个“平安之地”只有两个路径——翻山越岭走数个小时的山路,或者像我们这样经由水路。像这种隐藏在深山之中、大海之滨,而且平时几乎不太可能有人迹的地方,比较像存在于古书里的世外桃源,而Mathias和Sophie夫妇竟然就在这里生活了5年,还诞下了女儿Lola! “鲁滨逊已经在等我们了!” 循着导游Don的手指望去,不远处的海岸边有个满面胡须的高瘦男子,身手敏捷的攀上一艘摇摆不停的小船,而后使劲向我们这边挥手。 ...

古晋鸦片咖啡 :一杯咖啡说历史故事

古晋鸦片咖啡

古晋鸦片咖啡 咖啡配牛油的喝法,始于烟民,后来竟流行开去,很多人也效仿着喝起来,当年街头巷尾的咖啡店都有人这样喝。数年前,这段故事被一群文创人重新加以包装,并冠以“鸦片咖啡”一名,结合当地的文化导览活动,把那段鸦片岁月的历史故事,借一杯咖啡和陈美金等人的见证,作为历史的活教材,结果赢得热烈的反应。 任何人走入窄小而古朴的协益茶室,目光都会被墙上高挂的“孙总理遗像”所吸引。另一角的橱柜上,则挂着一张志期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的奖状,由“建筑广东省忠烈祠筹备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