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踩着盘古的地盘!

朋友在搞原住民研究,经常感叹文献匮乏。早期缺乏教育机会的族群,文字记录本来就不多,而日常用具也以木头、树皮、藤等森林产品居多,抵不住时间的浸泡而腐烂坏掉,因此可以传世的文物也很少。 所幸留下口耳相传的神话故事,算是为族群留下了可供研究的线索。 其实不止原住民,世界上所有族群都留下了各自的...

从微小说走入大世界

在书店随手翻到这篇微小说《放入江湖》—— 习武二十个寒暑之后,师父将我们这门弟子全数遣散,虽然我与师兄弟的武艺已然出神入化,却始终达不到师父的要求。 在一次偶然的时刻,我身陷险境,一名杀手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伸出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取肋下,我感觉匕首的轮廓模糊的像一片海面,揉合了悲剧

此时此刻,吃茶去!

在我儿时那个年代,很多家庭的厨房里都有个铁茶壶,里头通常盛着咖啡,有时会是红茶,都加入很多糖,甜度超标。大抵因为早年体力劳动多,需要补充糖份,因此老一辈人多喝糖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咖啡和红茶肯定是华人下了南洋以后,受到英国人的影响而养成的习惯。当中国茶于1990年代从台湾传过来时,并没有引起...

走快一步,不如走对一步。

我经常怀念一家小咖啡馆,摆着几张仅供三人围坐的小圆桌,墙上挂着玛丽莲梦露、猫王、披头四等的巨型海报,播放的也都是那个年代的流行乐。是的,怀旧主题的咖啡馆,当年是国际酒店以外,这座城市的第一家咖啡馆。还记得咖啡馆开业时,卡布奇诺正好“当红”,我的第一杯打满奶泡撒上肉桂粉的卡布奇诺就是在这里喝下的。 ...

我们的内心深处都有一朵曼陀罗

把《曼陀罗的维度旅行》读完后,确实有好几天,我刻意让自己独处,认真思索一个过去曾经想过,却未曾认真在想的题目——我的内心深处,有没有另一个我不愿审视的影子? 年龄渐长,越意识到人是复杂多面的。一个斯文的人,突然成了杀手;一个粗暴的人,也有温柔懂爱的时刻;一个柔弱的人,却在苦难面前寸步不让;一个...

请将城市的窗口开向绿色的过去

有位朋友崇尚大自然,主张人类应当回归自然,对城市的生活颇不以为然,对城市与自然争地更是不快,几乎要认定城市发展就是慢慢毁灭地球的元凶。这种趋近于信仰的看法很有趣,我想值得深入的探讨一番。 很早以前的人类以森林为家,这大概是没有争议的。这里指的是钻木取火还没被“发明”以前,人类过着茹毛饮血的游牧...

周年感言:继续学习,准备改版!

十月十日,慢活时光上线满周年,该说点什么呢? 上周参加一个自助餐聚会,有烤肉熏肉任吃,还有红酒啤酒喝,小小的餐厅塞得满满的,微醺的空气里是热络的气氛。我们待得很迟,人客陆续散去后,召集这个聚会的餐厅老板拿着高脚酒杯,和我们围在一起闲聊。 像这样的聚会,他每个月都要在不同地点办几次,除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