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上一把火

在古代篆文里,“光”的写法是上方为火下方为人,许慎在《说文解字》里的说法是“光,明也。从火在人上,光明意也”。 就人类史来说,“光”确实很重要,“光”是重要的生命元素之一,没有光大概世间万物都难以繁衍,包括人类。 我们无从得知在有文化以前,原始人是怎么思考“光”这件事。仅从篆文“把火放在...

文案始终来自于人性

上个世纪末,有个很火红的名词叫“千年虫”,简单的说就是当时的电脑程序设计可能无法准确辨认“2000”这个计数。那意味着跨入新千年的那一刻,全世界的电脑系统可能乱成一团,比如银行系统、交通系统、金融系统等,更可怕的还有核弹系统。 有缘见证千年交替,这本来是一件超兴奋的事,那几年全世界都在热烈倒数...

在鹿港遇见罗大佑

抵达鹿港,冬日的风带寒,心里却有一种暖暖的熟悉感。这是初临贵境,踏上实体的鹿港;之前的鹿港是虚拟的想象,来自罗大佑的《鹿港小镇》,那是很单纯的画面,有清晰的红砖墙、贴着斑驳春联的门板以及妈祖庙里上香的人们。 台湾有“一府、二鹿、三艋舺”,是清朝时期三大最重要的港市。“府”是台南府城;“艋舺”是...

古早不是味道,而是情怀。

虽然历史情节一再重演,但时光一去不复返,没有事情可以重来。天下大事如此,小至食物的味道亦然。 不确定始于何时,“古早味”成为餐饮业的金字招牌,也成为旅游攻略必然出现的字眼。然后我们发现古早味越来越多,有些好吃有些并不。好吃的叫老功夫,不好吃我们想说可能是不合口味。总之,古早味像是烫过金的味道,...

喂,你踩着盘古的地盘!

朋友在搞原住民研究,经常感叹文献匮乏。早期缺乏教育机会的族群,文字记录本来就不多,而日常用具也以木头、树皮、藤等森林产品居多,抵不住时间的浸泡而腐烂坏掉,因此可以传世的文物也很少。 所幸留下口耳相传的神话故事,算是为族群留下了可供研究的线索。 其实不止原住民,世界上所有族群都留下了各自的...

从微小说走入大世界

在书店随手翻到这篇微小说《放入江湖》—— 习武二十个寒暑之后,师父将我们这门弟子全数遣散,虽然我与师兄弟的武艺已然出神入化,却始终达不到师父的要求。 在一次偶然的时刻,我身陷险境,一名杀手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伸出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取肋下,我感觉匕首的轮廓模糊的像一片海面,揉合了悲剧

此时此刻,吃茶去!

在我儿时那个年代,很多家庭的厨房里都有个铁茶壶,里头通常盛着咖啡,有时会是红茶,都加入很多糖,甜度超标。大抵因为早年体力劳动多,需要补充糖份,因此老一辈人多喝糖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咖啡和红茶肯定是华人下了南洋以后,受到英国人的影响而养成的习惯。当中国茶于1990年代从台湾传过来时,并没有引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