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雨林音乐节,嗨翻天的露天派对!

1997年,第一届 世界雨林音乐节 反应并不理想,据说只吸引300人;但是经过20年的推广,现在的 音乐节 可以吸引 全球 超过3万人参加,足以验证了兰迪当年的宏观眼界。至于演出单位,第一年只有来自加拿大、新加坡和本地的音乐人参加演出,可是20年来参加 音乐会 的国际音乐人有数十个国家,让 民族音乐 在这个 雨林 城市开花结果。   每年六、七月,砂拉越古晋的街道上就会看到来自世界各国的旅客,他们踩着轻松的脚步,为了参与一年一度的世界雨林音乐节而来。 ...

可以不吃饭,不能没有 哥罗面。

古晋人 不能几天不吃 哥罗面,游子 回乡 第一件事就是吃 哥罗面,离开 古晋 还要打包很多 哥罗面,放在冷冻柜里“珍藏”,但 乡愁 发作起来,放进微波炉里温热的 哥罗面 就是解药。   哥罗面是古晋美食的金字招牌,也是古晋人不可失去的美食灵魂。过去每当农历新年,古晋的华人面档都会休息几天,那是古晋人集体思念哥罗面的季节,所以一碗哥罗面就算从三块钱卖到六块钱,都是可以吸引大家排队打包解馋。 古晋人不能几天不吃哥罗面,游子回乡第一件事就是吃哥罗面,离开古晋

一株含羞草可以长成参天 雨树 吗?

植物 不论生长在何处,都具有与大环境 和平共生 的态度;就如 雨树 生长在 古晋 这座城市里,美丽的树冠和粉红色的花瓣,已经融入了 城市 的生活里。我们在路上行色匆匆赶路,为生活而忙碌奔波,唯 雨树 百年来依然老神在在,悠闲的观望 众生百态。   砂拉越的首府——古晋是个美丽的城市,因为她有许多美丽的大树和迷人的绿景。记得几年前,台湾李家同教授受邀到古晋演讲,他告诉朋友说,他要去马来西亚一个美丽的城市,叫做“古代的晋朝”。后来当他打听到古晋地名的由来,原来是

去 锡盖山 爬楼梯

锡盖山 是 砂拉越 原住民 比达友族(Bidayuh)的聚居地。他们的祖先在公元1800年期间,因为躲避敌人的猛烈攻击,从邻国印尼 加里曼丹 的家乡且战且走,一路翻山越岭,终于来到 锡盖山 一带。当时敌人也一路追击而来,为了躲避,只好逃到山里去,结果误打误撞来到这个具备天然抗敌屏障的山头,敌人久攻不下只好撤军,而这些 比达友族 认为住在这里对族人比较安全,而且山里不缺食物和干净水源,就决定住了下来。   十多年前第一次跟着教会团体来锡盖山(Mount. Si

慢活周刊009

  目录: 001 / 主编的话 002 / 流光【随疯说词】 003 / 你的一生是空白的格子吗?【这样好吗?】 004 / 人生的失去哲学:不需要向未来许愿,只需要活在当下 005 / 明年,我只许一个愿望,好好照顾自己 —————————————————————————————————————————————————————   慢活专栏 001 / 主编的话 :做个表格看流年 ...

测步数多过看时间的智能手表

第一次见到智能手表,是在两年前。在一次咖啡馆聚会里,来了一位从国外“跳飞机”回来的老朋友,聊天之间意外见到他手腕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带子。起初以为就是一般人喜欢戴在手上的腕带饰物,并不以为意,后来聊着聊着,不懂是什么话题,就谈到他手上的这条腕带,原来是智能手表。 两年后的今天,智能手表并不是稀有的东西了,价位从起初的上千元,到今天在淘宝可以用几十元人民币买到,当然功能与品质也跟价位有关,只是这种科技新产品已经是进入“人人都能戴”的时候。 据我所知,智能手表进入消费市场...

你今天有几种收入?

上个星期聊到一个话题:在当前这个高消费压力的年代,只打一份工能过上好日子吗? 咖啡馆里顿时七嘴八舌的热络发表各种“伟论”,从年代久远的兼职赚第二份收入,到现在豪不新鲜的双薪家庭,然后话题一转,又进化到当下流行的“微商”或“电商”经济。 当中大部份的人,都不止有一种的收入来源,最普遍的就是现在流行的“微商”或“电商”。 兼职这种赚钱生态,历史久远,从我懂事开始就知道有人兼职打工赚多一点钱,但那时这种工作模式只局限在家境不宽裕的人家,比如在家做点手工之类...

你的车里有没有这么一把锤子?

有一种锤子曾经销量非常火红,称为“逃生锤”,你是否也拥有过一把? 第一次见到逃生锤,是参加一堂救生讲座会。主讲人受汽车公司邀请,为企业客户讲解在驾驶中,可能遇到的种种意外状况,如何自救和救人,比如车子着火、严重撞击或者掉入水里。然后,主讲人就亮出一般奇怪的锤子,按照他的说法,这把锤子不是锤钉子用的,而是如果不幸受困车内,你可以用它轻易地砸开车窗逃离。我当时也觉得,大家应该要在车里放一把逃生锤,以防意外发生。 后来,突然间逃生锤变成火红起来,各类品牌也一夜之间暴增,...

我要当个戏院带票员

高中三那年,我立志要当个戏院带票员。 也许你会觉得这个志愿胸无大志,甚至有点可笑,但是当年的我确实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并且也告诉身边的同学们,我这个冷门的志愿。 在我读中学的那几年,戏院刚刚从录影带(Video Tape)的风暴里走出来,有着整十年的风光日子。在这之前,录影带进入影视市场,家家户户都拥有一台录影播放机,那时也是香港连续剧火红的日子,新加坡连续剧也家喻户晓的年代。 那时候,大家都说戏院这个产业就要没落了,一些戏院甚至还“暂时转型”租借场地...

梦想用钱能买到吗?

关于买彩票这件事,我上幼稚园的时候已经懂了,但是你不要以为我是个资深的“博彩投资者”,我到目前为止还算是个门外汉。 父亲在家乡小镇经营的生意当中,其中一个就是万字博彩投注站,所以童年有一段日子,是混在四个号码当中。所谓“混在四个号码”当中,不是跟着大人投注,而是喜欢用给顾客写下心水号码的小纸条玩游戏,或者胡乱画画而已。 虽然从小就已经接触,但我没有买彩票的习惯,因为心里总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好运,可以像身边一些被幸运之神眷顾的朋友们,有意外之财的运气。可是,有时候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