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准备好面对痛苦,它会转化成新的力量

有一次我跟心理治疗师加爱聊天,她说到她碰过一些生命丰富的人,他们阅历很多,不怕痛,不让生命只停留活在表层的地方,愿意去发现去经历。当他们了解越多,心就越开,对自己、对他人也越宽容。 加爱接着说了一句我一直感念的话:“人如果愿意停下来好好看自己的内在,是对自己多大的仁慈。” 我在清迈遇见一个泰籍妇人,她是个技艺纯熟的按摩老师傅。旅行回来一直想起她,因为她纯真的性格像个孩子,让我见着了她直率美丽的笑容和眼泪。也是因为她,一直让我想起了加爱这番话。 在当地旅行期间

只要接受了那份苦,就会生出强韧的承担力量

无论什么时候想到蔡苇萍,总会先想起她的亲切笑脸。她那打从心底漾开的微笑,还有呵呵呵的大笑,可是非常有感染力。只要跟她聊一阵子,不论聊的是什么,很快你会发觉,你也会跟随她一起微笑。 我要她分享时刻微笑的秘诀。她说她的核心思想只有两个字:简单。生活中的细节,一切以简单为依归,好像煮一道菜一样,无须添加的尽量不要添加,只品尝简单的原味。当然,繁复也有繁复之美,但是营造过程耗心耗力,也耗时间。化繁为简需要内敛的心智,一种包含禅意的生活哲学,这要懂得拿捏断舍离,而她一直在身体力行

孤独真的无法变成一件美好的事?

一个到处旅行的朋友有一次在聊天时说,亚洲人恐怕是地球上最害怕孤独的族群,不信的话,你到任何亚洲的大城市,总有那么几条街几座楼,晚上的灯光比白天还绚烂,半夜三更要吃个夜宵,要找朋友喝咖啡喝酒,就算夜再深,地点还可以随便你挑选。 他的这番话,我有思考了一下。想起祖辈们的生活,除了要跟自然界搏斗,还要提防同类的竞争,因此合群是非常重要的生存条件。早期有许多姓氏或籍贯的团体,以相互取暖和增加凝聚力为主要成立原则,团结起来对抗外敌或可能发生的危险。合群的精神从穴居时代就已经形成了...

真正内心强大的人,无惧于付出

跟朋友八十岁的母亲聊天,老人家非常活泼健谈,每次到访都煮了东西叫我吃,拿手的餐点从选食材到烹调过程很讲究,她可以为了做好一道菜在厨房里钻几个钟头,那架势煮出来的东西不消说好吃程度让人魂牵梦系。老人家精力充沛,家务事打理得井井有条,每天定时追韩剧,就算居家也衣装整齐,出外一定画个淡妆,女儿还会约她去按摩做美甲。她浑身上下传递一种接纳生活各种面向的智慧,一种用时间陶冶出来的正面活法。 或者你会说,许多老人家都不是这样吗?为家人甘心付出,任劳任怨。没错她的确有任劳任怨的特质。...

耐心陪伴自己,终将可以忘却悲伤。  

旅行中,常常可以遇见不同的旅人。遇见说的是,在路途和路途的空间和时间里,刚巧碰到暂时不赶路的人,样子看起来顺眼,彼此愿意打开心防说话,而且话题听起来有趣,可以不必客套和赘言,把握当下的良好互动谈得投机和深刻。如此难得的遇见会让人放在心里,回荡久久。 我碰过一种遇见很微妙。那个时候,个人处在低迷脆弱状态,感觉内心还有许多需要强化的空间。从关西机场飞抵新加坡,清晨五点多的机场非常安静,跟平常时间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异常不同,多了几分舒适和缓慢。同伴们下机后回家的回家,上班的上...

我们究竟在害怕什么?

当我仔细观察身边的人,包括当我审视自己的时候,发现人人心里藏了一只恐龙——恐惧真是无所不在,只是程度大小不一而已。有些恐惧像背景音乐,在你做每一件事做每一个决定的时候幽幽低鸣;更有些恐惧锣鼓喧天,霸占或偷袭你的每个思维,深怕你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我们意识到自己被恐惧左右,可是常常跳不出来。恐惧越多,自我防护心越强,高高筑起,你休想翻墙而去。 一位中国朋友聊起恐惧。在他记忆中的小时候,家人从不把恐吓当作逼迫小孩就范的武器。他们家住在坟场附近,唯一通往学校的必经之路绕过那一...

禅修的慢活体验

最近接受朋友的邀约,参加八天的禅修营。是为体验,也为呼应内心对宁静的需求和向往。然而当我实际尝试走入那绝然无声的世界,在老师的严格引导下,每天清晨四点起床、晚上九点半结束一天的修习————这样有规律的行禅坐禅,一步步学习找回内心的宁静时,过程并没有原先想像的轻松,而且还真是吃了些苦头,其中一个大考验竟然是慢——慢慢走、慢慢想、慢慢活。 在修行中的每一天,日常生活和静息都是禅修的机会,从吃饭到睡觉的任何时候要保持觉察,这是艰难的一步。在无意识的状况下,我的所有动作都非常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