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陈旭年街 ,摸索南洋的日常。

陈旭年街 有两个面貌——晚上的夜市人潮拥挤,摊贩沿街,大多由印裔和巫裔在经营;传统店家则在白天营业,像我这种喜欢一窥新山老街风貌的旅客,自然就要起早,从 陈旭年街 的古早味开始时光之旅。   马来司机指了指左边:“那里每晚都有夜市,很热闹的,你们应该去看看。” 话音刚落,车子已经绕了过去,片刻就停在黄亚福街,我们的酒店前面。隔天去夜市,才发现那正是陈旭年文化街(Jalan Tan Hiok Nee),也是此次到新山的其中一个目的地。 陈旭年街有两

【古晋老街访客】因为古晋马拉松,她们穿越 古晋老时光 。

渐渐的,年度盛事 古晋马拉松 (Kuching Marathon)为这座城市勾画另一道风景线——很多外地人成群结队来到 猫城 跑马,在凌晨时分享受这座 婆罗洲 小城的清新空气和宁静氛围。今年,多次出入 砂拉越 的筠婷就约了她的好姐妹心蒂一起来跑马。她约我小聚,顺便要我带带初次光临的心蒂走 老街 说故事,享受 古晋老时光 。   渐渐的,年度盛事古晋马拉松(Kuching Marathon)为这座城市勾画另一道风景线——很多外地人成群结队来到猫城跑马,在凌

【 古晋老街 访客】从叻沙到咖椰,街巷间的好时光。

飘着细雨的早晨,我问 贺艳青 博士想吃 叻沙 还是 哥罗面,她不假思索:“叻沙”。她来自嗜辣的 湖南,长期定居在 北京,这三年都在吉隆坡 马来亚大学 做研究,这趟趁着到砂拉越进行调研之便,约我在 古晋老街 逛逛。随行的还有她的儿子,名叫加贝,她笑着解释这名字是从她的姓氏“贺”拆开的。   飘着细雨的早晨,我问贺艳青博士想吃叻沙还是哥罗面,她不假思索:“叻沙。” 她来自嗜辣的湖南,长期定居在北京,这三年都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做研究,这趟趁着到砂拉越进行调研

一株含羞草可以长成参天 雨树 吗?

植物 不论生长在何处,都具有与大环境 和平共生 的态度;就如 雨树 生长在 古晋 这座城市里,美丽的树冠和粉红色的花瓣,已经融入了 城市 的生活里。我们在路上行色匆匆赶路,为生活而忙碌奔波,唯 雨树 百年来依然老神在在,悠闲的观望 众生百态。   砂拉越的首府——古晋是个美丽的城市,因为她有许多美丽的大树和迷人的绿景。记得几年前,台湾李家同教授受邀到古晋演讲,他告诉朋友说,他要去马来西亚一个美丽的城市,叫做“古代的晋朝”。后来当他打听到古晋地名的由来,原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