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叻沙 ,神的早餐。

砂拉越叻沙

砂拉越叻沙 (Sarawak Laksa)的名气,已经到了享誉国际的程度。特别是在2015年,国际著名美食家已故安东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在其Instagram贴上砂拉越叻沙的照片,并将之誉为“神的早餐”(Breakfast of Gods)之后,更将砂拉越叻沙的知名度推向高峰。 砂拉越叻沙被 安东尼•波登 誉为“神的早餐”。(图 / 蔡羽) 砂拉越叻沙(Sarawak Laksa)的名气,已经到了享誉国际的程度。特别是在2015年,国际著名美食家已...

Trap The Words ,创意学习很好玩!

桌游

Trap The Words 的故事要从2016年,当纳兹米还是一个师训学院生时开始讲起。当时的他已经是一个脑子里充满点子和热诚的人。有一次,他和同学 Catherine Janet 同组讨论一份课业时,忽然有了创作一种类似文字图版游戏(scrabble)的字卡型桌游之想法...... 莫哈末纳兹米(Muhammad Nazmi Rosli)在最初开始的行管令期间为了让他内陆地区的学生跟上进度,风尘仆仆地把课业送到学生手里的事迹,在社交媒体广泛流传,让许多人开始起关注这一个非常...

梯抛 ,荡过秋千叫英雄。

Tibow

梯抛 过去曾经被马兰诺人称为“英雄荡秋千”,是马兰诺男孩子展现勇气,吸引心仪对象的平台。 马兰诺(Melanau)族有一种传统游戏叫“梯抛”(Tibow或Tibou),简单说就是荡秋千——但这可不是普通的秋千,而是特别搭建的大秋千。 搭建梯抛,需要村民齐心协力。一个高达10数尺的交叉双脚架子,中间系一条粗大的树藤或绳索,尾端结成一个圆环,以便荡秋千的人以单脚勾住圈子。 玩梯抛,需要一定的勇气。(图 / 蔡羽) 另一端,则建起一个60度倾斜的梯子,想荡秋千的人爬上...

姓氏堂号 高挂,你家最美的角落。

姓氏堂号

姓氏堂号 - 书法既是中华文化瑰宝,也是呈现姓氏与堂号的最佳途径之一,透过充满生命力的笔触,令姓氏与堂号在视觉上活起来,创造一种艺术与生活美。 华人有“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说法,尤其对自家姓氏的执著,更不轻易动摇。 因此,华人散布全世界,哪怕语言文字上已经被同化,但名字里常见还保留着姓氏。姓氏的保留,就是一盏寻根的小灯火,可以追溯家族的来路。 姓氏是一套古老的文化大系统。(图 / 蔡羽) 可以这么说,姓氏是一套古人集体设计出来的大数据系统,有效的记录着宗族和个...

沙贝琴 ,让世界听见部落。

Sape

沙贝琴 (Sape),那干净悠远带点缠绵的琴音背后,拥有大片雨林,植物纠缠着植物,动物追逐着动物,河流勾搭着群山,生活在里面的人日夜敬畏着自然之灵。 很多人喜欢沙贝琴(Sape),那干净悠远带点缠绵的琴音背后,拥有大片雨林,植物纠缠着植物,动物追逐着动物,河流勾搭着群山,生活在里面的人日夜敬畏着自然之灵。 沙贝琴是内陆民族的传统乐器,肯雅族、加央族、加拉必族等统称乌鲁族(Orang Ulu),他们很早就在部落里弹奏起沙贝琴。 如果不是一位名叫杜绍巴丹(Tusau Pa...

永安亭大伯公庙 ,笑看大江东去浪淘尽。

永安亭大伯公庙

永安亭大伯公庙 后方,有一座七层楼高的观音塔,登上高塔迎面吹来拉让江的风,大江与老城尽收眼底。又如果,在诗巫老街走动时迷失了方向,最好的方法就是眺望观音塔的位置,那俨然就是诗巫最好辨认的原点。 砂拉越的大城小镇,必定都有历史悠久的大伯公庙,见证城镇的开埠与发展,有者已成为当地的旅游景点和地标。 诗巫永安亭大伯公庙是其中一座著名的古庙,按历史追溯,早在19世纪中这座庙宇就以木板小庙的形式存在,相信是由漳泉属人士抵达诗巫垦荒时,带头设立的。 永安亭大伯公庙是百年古庙,后殿...

砂拉越 ,跟着地标走透透。

Sarawak

砂拉越 有很多美丽的大城小镇,拥有各自的地标,有者甚至多于一个。一般上,地标的选择与当地的掌故或特产有关联,稍微认识各地的地标,也就相当于“走了”一趟砂拉越。 犀鸟之乡(The Land of the Hornbills) 犀鸟在砂拉越是受保护的珍稀动物,也是地位崇高的鸟类,尤其倍受达雅族群的崇拜,成为一种精神文化的象征。全世界有54种犀鸟,砂拉越孕育着其中8种,主要的包括盔角犀鸟、马来犀鸟、皱盔犀鸟、花冠皱盔犀鸟等。犀鸟也成为官方惯用的图腾,许多重要的标志...

诗巫老街 ,我的生活在这里(下)

诗巫老街

诗巫老街 范围不大,但百年来累积的市嚣,依然是拥挤街巷间的主旋律。走在街上触目所及,是老建筑老行业;耳边听来的是各种方言或马来话的家常;送到鼻端的是五味杂陈;还有隐藏在各个转角对岁月的想象。老街该有的况味,这里都有。 诗巫老街范围不大,但百年来累积的市嚣,依然是拥挤街巷间的主旋律。走在街上触目所及,是老建筑老行业;耳边听来的是各种方言或马来话的家常;送到鼻端的是五味杂陈;还有隐藏在各个转角对岁月的想象。老街该有的况味,这里都有。 诗巫老街上有许多祖传老字号。(图 / 蔡羽...

诗巫老街 ,我的生活在这里(上)

诗巫老街

诗巫老街 行脚,撇开诗巫光鲜亮丽的经济成就,以及“新福州”的美誉,我们回到最初的“诗巫岛”范围,探索诗巫老街的人文脸谱,看看那个多元而精彩的老行业、老生活。 砂拉越诗巫(Sibu)是百年老城,人口以华人、伊班人、马来人和马兰诺人为主。早在19世纪中叶,当时还称为“马林”(Maling)的诗巫已经有稀少的人烟;到了1861年,当时的白人拉者政府将诗巫定为砂拉越第三省,并在此设堡垒,华人人口涌入,带动了诗巫的发展。 1880年诗巫“岛”。(图 / 翻拍) 那个年代,诗巫...

奇香凉茶 ,爷爷泡的茶。

奇香凉茶

奇香凉茶 生意,已历三代人,守在砂拉越古晋浮罗岸大街门牌21号,每天冲泡几大壶清凉。然而曾家爷爷——已故曾应泉在1946年开业之初,并不卖凉茶,而是买卖各式香料食材,店名“奇香”正是由此而来。 站在奇香(Khee Hiang)的柜台前,抬头就可以看见“祖传凉茶”金字大招牌。将甘苦的凉茶一仰而尽,舌尖流连着淡淡的草药香,这是生活在热带地区,最简易有效的消暑方法。 你可以想象,时间回溯百年前,华人先民来到这个炎热国度讨生活,终日在大太阳底下劳动,如果没有这些祖传草药凉茶,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