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有画想说的美好时光。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编按:容华利(Mike)是一位设计师,也是素描爱好者。2019年的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他带着素描本子和画笔,出没在各个场合,用一幅幅线条简洁的素描“打卡”,以另一种方式记录这场盛会,并结交不同的朋友。 ...各国音乐家的演出... ...劳苦功高的义工们... 这是大家在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三天中看到的场景, 非常热闹,非常欢乐。 表演者和参加者都在享...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遇见的那些人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那几天,砂拉越文化村变成“砂拉越地球村”,有人为了音乐而来;有人纯粹想现场感受一场国际音乐派对;有人是来摆档推广文化或售卖产品、食物的;有些则是国内外的媒体;还有许多无惧日晒雨淋的义工,以及工作人员等。 由砂拉越旅游局主办的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每年七月一连三天,在砂拉越文化村举行,至今已迈入第22届。这些年来,每一届的音乐节都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数万人入场,撇开各个世界级的明星音乐家和乐队不谈,单是“欣赏”参加者的众生相也很有趣。 ...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精彩的不止是音乐。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 创办于1997年的音乐节已经成为当下最成功的砂拉越旅游品牌,其影响力绝对不止在节节上升的参加人数;更加应该看到的是,它在引起国际社会对砂拉越的关注之余,也让砂拉越人以自己的土地为傲,更多出色的音乐人、艺术家与文化人在这片土地诞生,创作了更多属于砂拉越内容的作品。 每年7月,世界各地过万游客涌入砂拉越古晋市,共赴一场国际音乐盛会——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Rainforest World Music Festival,简称RWMF)。 这...

伊班长屋 里聆听头骨的善恶对话

伊班长屋

伊班长屋 —— 伊班人相信一个人死后,灵魂会继续留在头颅里,并且继续感知周围的一切,因此他们会非常“善待”这些头颅,并待之如“自己人”。 伊班族是生活在婆罗洲岛上的族群,也是砂拉越最大族群,约占人口比例30%,传统上居住在长屋里。长屋是砂拉越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一座长屋可以容纳数十户到百户以上的人口,相当于一个村落。 入住泗里街的尤喀长屋(Rumah Nyuka),受到村民热情的迎接。这座建于1955年的伊班长屋(Iban Longhouse),共住着45户(B...

福州面线 ,长长的老故事。

福州面线

福州面线 - 拉面架上挂着一道道的细面线,成为精致的风景,在阳光下透亮,在风里轻晃。看过去有种错觉,以为面线是谁写的故事,一行行诉说着什么。 不止一次,为了美食而去诗巫。这座位在砂拉越中部的城市,百多年前迎来大批福州垦民,留下“新福州”的别称,也留下一再令我回味的美食。 其中一道,肯定是面线。 ......吃面线长命百岁...... 有个说法,福州面线的特点是“丝细如发、柔软而韧、入汤不糊”,淋上熬煮的鸡汤,再加上红糟酒,口感溜滑精致,而且很暖胃。...

祭海节 ,食物不可以带回家。

祭海节

祭海节 —— 马兰诺族拥有本身的日历,他们将新年的月份称为“Pengejin”,意即“神明的月份”,此时东北季候风逐渐结束,“好日子”又重新回来了。“Pengejin”这个月份对比公历约为三月,为了感谢神明的赐予,沐胶地区的马兰诺族传统上在四月举办“祭海节”,这也是马兰诺社群里面规模最大也是最古老的祭海节。 抵达拉敏达娜(Lamin Dana)的下午,天气异常懊热,整个迪廉村(Kampung Tellian)是安静的,一如那条颜色深邃的迪廉河。这份安静,是因为天气实...

犀鸟之乡 ,那些有趣的鸟事

犀鸟之乡 ——指的是砂拉越,犀鸟在这里是受保护的珍稀动物,也是地位崇高的鸟类,尤其倍受达雅族群的崇拜,成为一种精神文化的象征。全世界有54种犀鸟,砂拉越孕育着其中8种,主要的包括盔角犀鸟、马来犀鸟、皱盔犀鸟、花冠皱盔犀鸟等。   如果你在婆罗洲的丛林里,突然听到响亮而连续不断的鸣叫声,伴随着扑翅的巨大声响,不必感到惊慌,你可能遇上了犀鸟(hornbill)。这也是多年前,我在砂拉越北部的姆禄国家公园偶遇犀鸟时,留下的一个深刻印象。 犀鸟之乡——指的是砂拉越,

婆罗洲须猪 红包封,砂拉越旅游年的开门红。

婆罗洲须猪 是古晋峇哥国家公园的明星动物之一。当年初次在峇哥国家公园邂逅须猪,还真的吓了一跳。尤其夜晚返回度假屋的路上,偶尔遇到几只须猪无声无息在游荡,心跳立刻多跳好几下。倒是那里的须猪一派淡定,遇人恍若不见,或许是因为生活在旅游区,对人类早已见惯不怪。   2019定为砂拉越旅游年,口号是“无尽的探索”(more to discover),因此今年砂拉越旅游局的红包封当然不会是普通的红包封,竟大剌剌选择了婆罗洲须猪作为主角,引起轰动! 农历猪年的红包封以猪为设

Pua Kumbu ,拥有神秘力量的纺织品。

Pua Kumbu 的织纹图案,据学者研究,上面记载着伊班族的神话传说、文化记忆或个人见闻。换言之,一如许多考古发现的洞穴壁画,Pua Kumbu 也是伊班族在没有文字的年代里重要的记事工具,每张 Pua Kumbu 都是族群与部落文化的载体,这也是为什么古董级的 Pua Kumbu 如今倍受收藏家的关注。   伊班(Iban)族是砂拉越最大的族群,也被称为“海达雅”,在19世纪或更早以前是猎头族,猎头对象主要是敌对部落的男人,而猎头文化被视为一种战斗力的表

屋顶上的 红肚兜男孩

红肚兜男孩 是改编自砂拉越华人民间故事的漫画绘本,故事人物是福建人熟悉的神明广泽尊王,或又称圣王公;而故事背景则是1884年发生于砂拉越古晋的一场大火灾。   认识官慧玲和洪诗川,是因为《红肚兜男孩》。 官慧玲是砂拉越大学(Unimas)语言老师,而洪诗川则是创意设计系讲师。这天我们约在旧法庭餐厅见面,聊起《红肚兜男孩》的制作情况。 《红肚兜男孩》是改编自砂拉越华人民间故事的漫画绘本,故事人物是福建人熟悉的神明广泽尊王,或又称圣王公;而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