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河滨公园 雕塑,藏着河流的民间故事。

这面长长的弯墙,树立在 古晋河滨公园 一角,以精细的雕工展示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民间耳熟能详的 马来民间故事——鼠鹿与鳄鱼。鼠鹿又名“鼷鹿”,英文是mouse deer,马来文称为kancil,是一种体形很小的原始反刍类动物,样子很可爱。鼠鹿 深受马来民间的喜爱,不少有关动物的故事里都有 鼠鹿 的身影,一般上把 鼠鹿 描述成聪明灵巧。“鼠鹿和鳄鱼” 就是这样的一则故事。   漫步在砂拉越古晋河滨公园,观赏两岸美景和造型独特的黄金桥之际,也不要忽略了黄金桥附近三

郑家牧场 ,喂养一份无形的资产。

“我确实从 孩子 们的快乐中收获心灵上的满足,那也成为我继续做下去的动力,以让更多现代小孩贴近 自然 和 动物,理解 环保 和 爱护动物 的意义,眼界不要只停留在课本和电视。”——罗如意, 郑家牧场。   到郑家牧场(TYC Goat & Livestock Sdn Bhd)参观的小朋友脱口而出:“羊是两只脚的,怎么会是四只脚呢?” 罗如意当下一愣,搞清楚后才知道这个小朋友不曾看见真羊,他对羊的印象停留在“喜羊羊”——那只双脚站立,向大

猫城 猫踪,尽在六大猫窝。

古晋(Kuching,过去也曾经写为Kuchin)这个名字,与马来文的 猫(kucing)恰好是谐音,早在19世纪已经有欧洲人把这个地方称为 “cat town”。到了晚近的1988年,古晋 升格为市,分为南市和北市后,官方索性以 “猫城” 塑造这座 婆罗洲 小城的形象,竟也慢慢在国际上叫出知名度。   在“猫城”古晋旅游的人,很自然会放大眼睛搜寻猫踪,结果大概都发现——猫城没有特别多猫,猫城人也没有特别爱猫。勉强说来,古晋生活步调比较缓慢,人也从容自在,这

长屋 里的猫和立陶宛画家

村民也对 游客 见惯不怪,大人小孩都不怕与外来的客人互动,尽管那份原有的 腼腆 依然轻易泄露出来。多数时候,游客 的喧闹还不至于泛滥成灾,长屋 依然还保存着宁静的氛围。也许主观里我总认为 村子 应该是从容不迫、调子缓慢的,所以最适合的背景音乐还是 宁静。走在这样的氛围里,村子 的每个棱角分外清晰,思古幽情 也盎然。   踩在绵延的竹廊上,行踪没有秘密,村民远远就发现我们的脚步。天空很低,阴郁的天色降下带有雨意的凉快。周围群山的草木还清晰可见,轻易就可以发现藏

蓝色系 三马丹,美得如梦如幻。

不久前,发现一组三马丹的高空拍摄,从另一个角度呈献三马丹气势磅薄的美,看了令人震撼。征得摄影师的同意,在这里分享,让我们一起从图像走入这个美好的蓝色桃源。   特别鸣谢:所有照片由『葳の摄影』提供 就地理位置来说,三马丹(Sematan)是砂拉越最西部的边陲小镇,面向湛蓝的南中国海,拥有砂拉越最长的海岸线,景色优美。 这一方世外桃源,早在19世纪80年代已经被发现。由于土壤肥沃,开始有人迁入种植胡椒和甘蜜,因而有了木板店屋和市集的

他将 堡垒,送给亲爱的 玛格烈达。

玛格烈达堡 内窄小的旋转木梯,走起来有点“惊心”。就 建筑学 来说,这是最节省空间的设计;而现实中哪一次的向上爬,又不是如此回转而且必须如此小心翼翼呢?最后一截小楼梯最难走,但那是登上 古堡 天台的必经通道。从天台上的垛口望出去,悠悠白云之下,河对岸的 百年老街 尽收眼底。我不确定在百年前,白人拉者 有多少次从这里望去,计算着 江山 的灯火。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童年时的堡垒—— 白色的,高高的,有一位美丽的公主从高处远望,若有所思等候着谁。夜晚,会

去 锡盖山 爬楼梯

锡盖山 是 砂拉越 原住民 比达友族(Bidayuh)的聚居地。他们的祖先在公元1800年期间,因为躲避敌人的猛烈攻击,从邻国印尼 加里曼丹 的家乡且战且走,一路翻山越岭,终于来到 锡盖山 一带。当时敌人也一路追击而来,为了躲避,只好逃到山里去,结果误打误撞来到这个具备天然抗敌屏障的山头,敌人久攻不下只好撤军,而这些 比达友族 认为住在这里对族人比较安全,而且山里不缺食物和干净水源,就决定住了下来。   十多年前第一次跟着教会团体来锡盖山(Mount. Si

登上 黄金桥 ,看世界最美落日。

除了夜登 黄金桥 ,我也建议大家在 黄昏时分 登桥,在微风里看袅袅炊烟从北岸的 马来村落 升起,看点点轻舟渡河,看 夕阳 落到远处 马当山 的那头。19世纪末,英国艺术家玛丽安娜诺斯曾经在友人陪同下,泛舟于砂拉越河上,从同一个角度眺望着 马当山的落日,发出由衷的赞叹 “这是世界最美的落日之一” 。   登上黄金桥是一个有趣的体验,除了可以从高处一览砂拉越河的两岸风光,它还会轻轻摇晃。许多初次上桥的人,难免一惊。我经常告诉朋友,它就是传说中的"外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