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罗洲人猿 ,徒手开椰子的本事。

婆罗洲人猿

婆罗洲人猿 又称为红毛猩猩,马来文是orang utan,字面翻译是“森林之子”。早在1850年代,与达尔文齐名并共同发表进化论的生物学家华莱士(Alfred Russel Wallace)受邀在砂拉越逗留15个月,以搜集无数昆虫与动物标本之时,他已经注意到人猿这个物种。 “这里不是动物园,而是原生态景点,大家不一定可以看到人猿,如果看到也不确定会有几只。”车子靠近史蒙谷野生动物中心时,导游提醒大家。 史蒙谷野生动物中心(Semenggoh Wildl...

马当山兴都庙 ,藏在深山里的香火。

马当山兴都庙

马当山兴都庙 - 为了种植茶和咖啡,拉者投入巨资,也从印度南部和锡兰引进上千名淡米尔劳工。这些印裔劳工除了负责茶园和咖啡园的农务,也协助打理拉者的玫瑰与茉莉花园。劳工当中有为数不少的兴都教徒,他们就地取材,用山里的盐木建了一所简陋的兴都庙——“Sri Maha Mariamman”,作为信众祷告和社交的场所。 “周日到山上的兴都庙走走吧!” 林荫笼罩的登山路,这些年已经铺上了沥青,虽然不复当年的天然,但也算是方便了登山客。唯一不变的是路上遇到的人,大家...

姆禄国家公园 ,你必须慢慢走的5个理由。

姆禄国家公园

姆禄国家公园(Mulu National Park)应该怎么玩?我的答案是——慢慢走。 这里的热带雨林完好保留原始风貌,隐藏其中的无数洞穴展现大自然的力量和创意,还有路旁随便一只虫子或叶子,可能都曾经和恐龙见过面。在热带雨林深处,万物皆从容应对时间走过,用一种滴水的慢速和耐性,等待穿石而过的领悟。 因此当我们闯入,即便你是再上进的旅客,都请你把那些人为的企图心丢掉,跟着缓慢呼吸的节奏,慢慢走。然后,你才会看到真正的热带雨林,听见自己和自然生息共鸣的心跳,...

伊班长屋 里聆听头骨的善恶对话

伊班长屋

伊班长屋 —— 伊班人相信一个人死后,灵魂会继续留在头颅里,并且继续感知周围的一切,因此他们会非常“善待”这些头颅,并待之如“自己人”。 伊班族是生活在婆罗洲岛上的族群,也是砂拉越最大族群,约占人口比例30%,传统上居住在长屋里。长屋是砂拉越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一座长屋可以容纳数十户到百户以上的人口,相当于一个村落。 入住泗里街的尤喀长屋(Rumah Nyuka),受到村民热情的迎接。这座建于1955年的伊班长屋(Iban Longhouse),共住着45户(B...

Nanga Shanti ,梦幻般的平安之地。

Nanga Shanti

Nanga Shanti 没有公路直达,要到达这个“平安之地”只有两个路径——翻山越岭走数个小时的山路,或者像我们这样经由水路。像这种隐藏在深山之中、大海之滨,而且平时几乎不太可能有人迹的地方,比较像存在于古书里的世外桃源,而Mathias和Sophie夫妇竟然就在这里生活了5年,还诞下了女儿Lola! “鲁滨逊已经在等我们了!” 循着导游Don的手指望去,不远处的海岸边有个满面胡须的高瘦男子,身手敏捷的攀上一艘摇摆不停的小船,而后使劲向我们这边挥手。 ...

滑口村 ,一条运河的传说。

滑口村

滑口村 时巧遇放学铃声响起,从各处出现几位头戴马兰诺族传统遮阳帽的妈妈,牵起自家小孩的手,匆匆走向码头,边走边聊着什么。不一刻,看见母子登上小船,母亲在船尾一坐,启动摩多,载着孩子回家去。是的,滑口村沿岸都是临水而住的人家,出入皆依赖小船。 从诗巫登上捷艇,走一小段拉让江(Rejang River)就拐入伊干江(Igan River),这是与拉让江交接的另一条大河,一路到底就灌入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了。 “这艘捷艇用的是上好的摩多(马来语...

The Culvert ,别有洞天的山都望风情。

The Culvert

The Culvert 特别吸引我的地方,是巧妙的将很工业的水泥管“镶”入雨林中。43个水泥管房间排列分布在山坡地,从任何一个房间的落地窗看出来都是草木和山海。度假村里放眼皆是高耸的林木,可以看出来这个建筑工程很用心的保留了许多原有的景观。 入住The Culvert那个下午,我们刚从海上回来,暴晒了一整天,有几分疲惫。提着行李,踩着树荫,找到56号水泥管套房,里头那张King Size大床令人想立刻跳上去翻滚几圈。 水泥管后方加盖了一栋独立卫...

马兰诺高屋 传奇与迪廉村风情

马兰诺高屋

马兰诺高屋 主要是为了防范敌人的攻击。当年,经常与马兰诺族开战的,有来自菲律宾的海盗和邻近的伊班族。敌人来袭时,马兰诺人会把高屋的梯子收起,居高临下的和对方打一仗。敌人不容易爬上高屋,有时马兰诺人会从高屋的楼板缝朝敌人淋下煮沸的热水,令来袭者胆战心惊。高屋还有防潮的功用,也可以减少动物与昆虫的侵扰。 住入拉敏达娜(Lamin Dana)民宿的隔天清晨,醒在轻微的雨声中,透过窗子望出去,深褐色的迪廉河与村子,浸泡在柔软的静谧氛围中。对着眼前美景深吸一口清凉空气,我闻到...

老爷宫 的人间烟火

老爷宫 不但是古晋亚答街的重心地带,也可以说是整个古晋老街的重要据点,很多人专程到这里觅食,或者到古庙里上香祈福。如果时间推早半个世纪,这里还有定期鸣锣上演的潮剧,吸引万千人潮在台下观赏。   这是一个横跨砂拉越古晋亚答街的地段,街的南边是一座玄天上帝古庙;北边是一座老戏台,台下的广场则是人潮聚集的食坊。这个长方形的空间,古晋人习惯称之为“老爷宫”。 过去的百年岁月里,老爷宫不但是古晋亚答街的重心地带,也可以说是整个古晋老街的重要据点,很多人专程到这里觅食,

在 武岭 发现彭于晏

武岭 的高度,与西藏拉萨仅相差数百公尺,就单车赛道来说可不是简单的行程。这种高原环境,空气比较稀薄,而武岭上的风也很大,这点我领教过了。   抵达武岭,从车窗看出去,风景真是美到爆! 在海拔3275公尺的高度,视野可以无限远眺,层峦叠嶂不说,时值冬天,那山色深绿浅黄淡蓝相间,加上光影在山间缓慢移动,色调和光影融为一体。 车里的单车爱好者更是惊叹连连,口里念着破风念着彭于晏,偶然某个转角冒出一个骑着单车的人,仿佛都可能是彭于晏。 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