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吃风专题 > 生活 (Page 2)

诗巫老街 ,我的生活在这里(下)

诗巫老街

诗巫老街 范围不大,但百年来累积的市嚣,依然是拥挤街巷间的主旋律。走在街上触目所及,是老建筑老行业;耳边听来的是各种方言或马来话的家常;送到鼻端的是五味杂陈;还有隐藏在各个转角对岁月的想象。老街该有的况味,这里都有。 诗巫老街范围不大,但百年来累积的市嚣,依然是拥挤街巷间的主旋律。走在街上触目所及,是老建筑老行业;耳边听来的是各种方言或马来话的家常;送到鼻端的是五味杂陈;还有隐藏在各个转角对岁月的想象。老街该有的况味,这里都有。 诗巫老街上有许多祖传老字号。(图 / 蔡羽...

诗巫老街 ,我的生活在这里(上)

诗巫老街

诗巫老街 行脚,撇开诗巫光鲜亮丽的经济成就,以及“新福州”的美誉,我们回到最初的“诗巫岛”范围,探索诗巫老街的人文脸谱,看看那个多元而精彩的老行业、老生活。 砂拉越诗巫(Sibu)是百年老城,人口以华人、伊班人、马来人和马兰诺人为主。早在19世纪中叶,当时还称为“马林”(Maling)的诗巫已经有稀少的人烟;到了1861年,当时的白人拉者政府将诗巫定为砂拉越第三省,并在此设堡垒,华人人口涌入,带动了诗巫的发展。 1880年诗巫“岛”。(图 / 翻拍) 那个年代,诗巫...

奇香凉茶 ,爷爷泡的茶。

奇香凉茶

奇香凉茶 生意,已历三代人,守在砂拉越古晋浮罗岸大街门牌21号,每天冲泡几大壶清凉。然而曾家爷爷——已故曾应泉在1946年开业之初,并不卖凉茶,而是买卖各式香料食材,店名“奇香”正是由此而来。 站在奇香(Khee Hiang)的柜台前,抬头就可以看见“祖传凉茶”金字大招牌。将甘苦的凉茶一仰而尽,舌尖流连着淡淡的草药香,这是生活在热带地区,最简易有效的消暑方法。 你可以想象,时间回溯百年前,华人先民来到这个炎热国度讨生活,终日在大太阳底下劳动,如果没有这些祖传草药凉茶,恐怕...

毕达友谷仓 ,老鼠望门兴叹的地方。

毕达友谷仓

毕达友谷仓 的减少与消失,意味着稻作活动的减少,对毕达友族的传统文化也将带来深远的影响。仅剩的稻农,也未必愿意使用谷仓,有些人干脆将收成的米谷储放在家中的塑料桶内,免去上下谷仓的麻烦。 “只要你在山腰或者更高的地方看见有人耕作,那里八成就是毕达友族居住的地方。” 住在毕达友村子里的杨老师说这句话的时候,手指不远处的山腰,清楚可见种在坡地的胡椒园,不难想象毕达友村民每天背着沉甸甸的农具,上山下山劳作,体力稍微差一点都不行。 毕达友族传统上是个稻作族群。(图 / 蔡羽)...

从地摊到企业,西康石胆油 的疗愈岁月。

西康石胆油

西康石胆油 - 石胆油起初由一位中国老师傅带过来,后来因为师傅要返回中国,所以把走江湖卖草药的技艺传授给了乐意助人的梁宝德师傅,好让他有一技傍身。从老先生那里得到了真传之后,梁宝德在石头胆的根基上不断钻研,另加上16种药材改良研制成供外敷的西康石胆油后,开始走江湖摆地摊卖起自家药油。 小时候没什么娱乐,只要有人在街边卖艺,我总喜欢或蹲或站的看这些师傅级的人马表演。这种跑江湖的行销手法,我们都称它为“卖膏药”,是那个年代华人谋生的其中一个方式,很考验各人的实力。 开始前会以...

鳄鱼 传说里的神与魔

大伯公鱼

鳄鱼 不贸然攻击人类或其他动物,然而一旦发动攻势却充满力量。人们对于这个神秘的水中霸王,既恐惧又崇拜,因而产生很多鳄鱼传说,代代流传在民间。 砂拉越的雨林中,有很多曲折交错的河道,有些河道埋伏着凶猛的鳄鱼,从岸边到水里都不难发现鳄踪,自古以来对靠水而居、靠河出入的人们带来生命威胁。 砂拉越常见的鳄鱼是咸水鳄(短嘴鳄)和淡水鳄(长嘴鳄),皆属于凶猛的类型,身长可达20呎,年龄可达百岁。 鳄鱼不贸然攻击人类或其他动物,然而一旦发动攻势却充满力量。人们对于这个神秘的水中霸...

硕莪 ,可以吃掉的树。

硕莪

硕莪 树是砂拉越马兰诺族(Melanau)心目中的“神树”,从他们的日常饮食习惯、表演艺术到祭祀活动,都离不开硕莪。马兰诺人将硕莪树桐去掉外皮,辗碎后用水洗刷,从碎屑中提取淀粉,再将它经过筛滤、烘烤等工序,制成可以食用的硕莪粉。 硕莪树是砂拉越马兰诺族(Melanau)心目中的“神树”,从他们的日常饮食习惯、表演艺术到祭祀活动,都离不开硕莪。马兰诺人将硕莪树桐去掉外皮,辗碎后用水洗刷,从碎屑中提取淀粉,再将它经过筛滤、烘烤等工序,制成可以食用的硕莪粉。 马兰诺有很多传说故...

古晋老街 ,那些老建筑的前世今生。

古晋老街

古晋老街 保存了不少百年古建筑,其中有些建筑完成历史使命,华丽转身,以新的姿态继续存在于人们的视线里。 抵达猫城古晋,必定要到古晋老街走走,寻访砂拉越最老街区的岁月风华。依傍着砂拉越河而建的老街,保存了不少百年古建筑,其中有些建筑完成历史使命,华丽转身,以新的姿态继续存在于人们的视线里。 在砂拉越长流不息的水声里,我们穿透古今,细数这些老建筑的前世今生。 旧法庭建筑(Old Court House) 建于1874年,最初是政府办公大楼,运作的部...

橡胶 园里的小旅行

橡胶

橡胶 园里的小旅行 - 回到长屋吃早餐时,我一直在想刚才的橡胶园、胡椒园和孩子,在这座只看见中老年和小孩的长屋,将来这些小孩长大后会在哪里谋生?延续上一代的务农生活,或者把长屋民宿经营得更好,又或者跟着兄姐们的脚步到城里去? 旅游打卡不要一味瞄准热门景点,现在有一种深度旅游方式,专打卡一些你想不到的地方,比如橡胶园。 马来西亚曾经被誉为“橡胶王国”,早年各处橡胶成林,在天然胶好价的年代,胶农的日子都过得不错,农村经济也一片兴旺。在砂拉越,不但华人种橡胶,很多长屋村民也在长...

滑口村 ,一条运河的传说。

滑口村

滑口村 时巧遇放学铃声响起,从各处出现几位头戴马兰诺族传统遮阳帽的妈妈,牵起自家小孩的手,匆匆走向码头,边走边聊着什么。不一刻,看见母子登上小船,母亲在船尾一坐,启动摩多,载着孩子回家去。是的,滑口村沿岸都是临水而住的人家,出入皆依赖小船。 从诗巫登上捷艇,走一小段拉让江(Rejang River)就拐入伊干江(Igan River),这是与拉让江交接的另一条大河,一路到底就灌入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了。 “这艘捷艇用的是上好的摩多(马来语 motor 音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