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叻沙 ,名人光环背后的一步一脚印。

艾叻沙 的创始团队四个人,分别代表砂拉越和台湾,有砂拉越人将本土文化推出去的念头,也有台湾人对砂拉越的迎接。而 艾叻沙 的经验,是一次婆罗洲走向国际的实验,我们看到两个在地元素的巧妙结合,却又无损各自的风味。这里头的启示是——全球化的基础,立于对在地性的尊重。   艾叻沙脸书专页的简介文字是这样的: 台湾吃不到的砂拉越叻沙!现在我们把它带进台湾! 全球50大美食的第7名,生前必吃美食 你还在等什么呢? 这道源自婆罗洲岛马来西亚

树仔菜 ,有钱没钱都爱吃的money菜。

树仔菜 可以说是砂拉越最普及化的 野菜,街头巷尾的经济快餐档口一定备有这道菜,如今连酒楼的菜单也出现其踪影,打破了过去“登不了厅堂”的卑贱地位。除了客家人惯称其为 “树菜” ,其他籍贯的华人通常称它 “玛尼菜” ,来源自其马来名字 Sayur Manis 的音译。在马来语中,sayur manis 就是甜菜的意思。   从小到大,饭桌上经常出现树菜,通常是炒蛋,有时也用来炒面线、炒米粉、炒饭,甚至包客家水粄时也用树菜作为馅料。家里的长辈经常说,以前树菜漫山遍

硕莪虫 ,婆罗洲雨林里的肥美盛宴。

很多年前初次吃 硕莪虫,是同事从 原住民市集 买回来的。那一袋炸成金黄色的 硕莪虫,有些同事迟迟不敢下手,我提起勇气捡起一片放到嘴里——酥脆多汁,觉得很好吃。后来还吃过煮炒的、烧烤的,唯独还不敢 生吃,想着虫虫在嘴里蠕动,那会是什么感受?   那天在一项“民族美食艺术庆典”上,发现一个卖硕莪虫的档口,桌面上放着一个容器,里头有成群肥大的硕莪虫在木屑里钻动。摆档的那位原住民大妈随手捞起一把虫子,用清水洗洗,就摆到烤炉上,烤熟后一串四只马币10元。

可以不吃饭,不能没有 哥罗面。

古晋人 不能几天不吃 哥罗面,游子 回乡 第一件事就是吃 哥罗面,离开 古晋 还要打包很多 哥罗面,放在冷冻柜里“珍藏”,但 乡愁 发作起来,放进微波炉里温热的 哥罗面 就是解药。   哥罗面是古晋美食的金字招牌,也是古晋人不可失去的美食灵魂。过去每当农历新年,古晋的华人面档都会休息几天,那是古晋人集体思念哥罗面的季节,所以一碗哥罗面就算从三块钱卖到六块钱,都是可以吸引大家排队打包解馋。 古晋人不能几天不吃哥罗面,游子回乡第一件事就是吃哥罗面,离开古晋

峇拉煎米粉 , 味觉之谜?

小小一盘 峇拉煎米粉 ,不入厅堂,也不登正餐的桌面,仅仅守在街头的角落,为下午茶时光添几分 神秘 风味。舌尖 上流转的,或许是 原住民 、 马来人 和 华人 长期生活在一起后,有人灵机一动,在我们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泡制而成这样一道充满话题的 美食 。 砂拉越有许多食物,你一口吃下去时,很难分辨其味觉渊源从何而来。比如其中有一道很有“个性”的食物——峇拉煎米粉,乃古晋人下午茶时段的街头小吃,就是谜一般的美食。 先说说什么是峇拉煎(Belacan)。 根据网上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