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茄汁炸米粉 :广府妈妈老味道

古晋茄汁炸米粉

古晋茄汁炸米粉 以炸得酥脆的米粉取代粿条,淋入茄汁时依稀可以听到细微的,米粉吸收茄汁时发出的滋滋声。吃在嘴里,多了爽脆口感,而混合了炸米粉的油香后,茄汁变得更浓稠入味,酸甜可口,吃过难忘。但是这道工序比较复杂,而且很耗油的炸米粉,可不是轻易可以找到了。 有一道风味独特的茄汁炸米粉,早年是砂拉越古晋有名的美食。还记得20年前跟着一位老古晋,踏入一家颇负盛名的老餐馆,初次品尝这道茄汁炸米粉,这位长辈说:“这是我们那个年代的老味道。” 论古晋特有街头美食,必然要提到...

古晋印度甩饼 :不止是食物,也是表演。

古晋印度甩饼

古晋印度甩饼 - 窄小的银禧餐厅俨然就是印度甩饼的舞台,餐厅任何角落都可以看到飞起的甩饼;坐得靠近一点,还可以看到更后头的水台师傅,熟练的将奶茶拉长数尺,再将它回落杯中。这一客充满肢体美学的甩饼与拉茶早餐组合,充满元气。 砂拉越古晋有一条印度街,在19世纪末店屋建成以前,一批印裔穆斯林已经聚居在当地,并且建了一座清真寺。至今,清真寺仍在,而印裔穆斯林也继续在那里经商,主要的传统行业是香料铺和布庄。 阿都华合(右)与女儿法扎利亚在餐厅前合影。(图 / 蔡羽) ...

砂拉越叻沙 :热辣辣的老咖啡店人情味

砂拉越叻沙

砂拉越叻沙 有别于西马闻名的咖哩叻沙、亚参叻沙等,砂拉越——或更具体的说是古晋叻沙,汤色偏向深褐色,而且带有比较浓烈的草药香味,其中最明显的香味来自芫荽子。米粉淋上叻沙汤汁,再铺上切片鲜虾、鸡丝、豆芽、蛋饼、芫荽或香菜,佐以特调的峇拉煎酱料,再挤几滴酸橘汁,酸辣开胃的美食挑逗味蕾。 一碗叻沙,拥有万种风情。这话说的是叻沙用料众多,根据业界前辈透露,单是汤料就隐藏着不下30种辛香料,加上上桌的配料,大概将近40种了。 砂拉越叻沙的“原装”是米粉,也可以用其他面类...

古晋大埔面 :他们的面,腌住百年风味。

古晋大埔面

古晋大埔面 的历史悠久,据知1910年代已经有大埔人在古晋老街卖面,而根据制面与烹调手法来看,很有可能是古晋哥罗面的原版。目前尚在传承中的大埔面家,以亚答街邱家历史最久,有将近百年的历史,目前已届第四代人,而且依然坚持手工制面。 大埔县位于中国广东省梅州市东部,而大埔人在百年以前漂洋过海抵达砂拉越古晋,早年主要以务农和打铁业为生,也为古晋带来了原乡传统面食——腌面。 邱家大埔面已经传承四代人。(图 / 蔡羽) 数年前到梅州与大埔地区进行调研,发现当地最具...

古晋爪哇面 :甘蜜街那位传说中的豆莫先生

古晋爪哇面

古晋爪哇面 一名据说源自一位早年在甘蜜街摆档的豆莫先生(Wak Domo),如今已经成为古晋马来民间一道流行面食。虽说古晋爪哇面类似西马的马来卤面,但是烹调手法、口味和吃法还是有所不同的。 爪哇人很早以前就抵达砂拉越,在首府古晋留下爪哇街、爪哇路和爪哇村等名字。而古晋老街对面,砂拉越河岸有一座波央村(Kampung Boyan),据说早年也是东爪哇博亚人(Boyanese)聚居的村落。 此外,古晋有一道在马来民间很流行的街头面食叫爪哇面(Mee Jawa),那是...

古晋粿汁 :老三的故事,从木炭到粿汁。

古晋粿汁

古晋粿汁 深受人们喜爱,而“老三粿什”是其中一家有名的档口,开业于1985年。回味往事,老三陈昌平对岳父的提携与照顾缅怀在心。而陈玩清提起父亲,更多了一份为人子女的骄傲,她说:“很多老顾客来吃粿汁,提起我的父亲时都表示很想念他老人家,他们之中有些就是从前的穷小孩啊!” 从潮汕到南洋,粿汁(或粿什)过去或是潮州人的味觉乡愁,如今却成为砂拉越古晋的代表性街头美食,不但华人喜爱,还有为数不少的原住民捧场,以致有人说古晋也是一座“粿汁之城”。 位在宋天祝路小巷子内云南...

黑橄榄 来了,山猪先肥了!

黑橄榄 的确越来越有名,不但从山里走入寻常百姓家,如今还被外地游客视为具有代表性的砂拉越特产。这些年来,随着研究日多,人们对黑橄榄的认识也越多,就越是懂得开发其潜能。除了直接将黑橄榄加入烹调料理中,许多相关的加工食品也陆续问世,比如黑橄榄油、美乃滋、脆饼等。还有人采用它制作成手工皂,也得到不错的回响。   砂拉越有很多风味独特的野生水果,喜欢的人见之垂涎,吃不惯的人不屑一顾,黑橄榄(Dabai)就是其中之一。 黑橄榄是季节性水果,跟榴莲大概是好兄弟,两者的盛产季

粿汁 ,不止好吃那么简单

粿汁 是深受古晋人欢迎的美食,普及程度在马来西亚大概首屈一指。这其中有个重要的原因,除了华人特别喜爱猪肉料理,人口众多的砂拉越原住民对猪肉的喜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走入食肆,看见某个摆满丰盛卤味的档口——卤猪脚、卤三层肉、卤猪肠、卤猪皮等,招牌写上大大的“粿汁”,鼻端飘来浓郁的香味,是很难不为所动的。 别误会,粿汁不是果汁,在砂拉越古晋又有人写成粿杂、粿什、果杂等,是这座城里其中一道市井流行小吃,透露着这座城市的潮汕基因。 19世纪,

艾叻沙 ,名人光环背后的一步一脚印。

艾叻沙 的创始团队四个人,分别代表砂拉越和台湾,有砂拉越人将本土文化推出去的念头,也有台湾人对砂拉越的迎接。而 艾叻沙 的经验,是一次婆罗洲走向国际的实验,我们看到两个在地元素的巧妙结合,却又无损各自的风味。这里头的启示是——全球化的基础,立于对在地性的尊重。   艾叻沙脸书专页的简介文字是这样的: 台湾吃不到的砂拉越叻沙!现在我们把它带进台湾! 全球50大美食的第7名,生前必吃美食 你还在等什么呢? 这道源自婆罗洲岛马来西亚

树仔菜 ,有钱没钱都爱吃的money菜。

树仔菜 可以说是砂拉越最普及化的 野菜,街头巷尾的经济快餐档口一定备有这道菜,如今连酒楼的菜单也出现其踪影,打破了过去“登不了厅堂”的卑贱地位。除了客家人惯称其为 “树菜” ,其他籍贯的华人通常称它 “玛尼菜” ,来源自其马来名字 Sayur Manis 的音译。在马来语中,sayur manis 就是甜菜的意思。   从小到大,饭桌上经常出现树菜,通常是炒蛋,有时也用来炒面线、炒米粉、炒饭,甚至包客家水粄时也用树菜作为馅料。家里的长辈经常说,以前树菜漫山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