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LULU 黄路梓茵:何必当天鹅,天生我才最漂亮

从远处走来,LULU 黄路梓茵踩着约 5公分的高跟鞋,站得高,却始终向每一个迎面遇到的工作人员展开笑颜、礼貌打招呼,见到我的时候,她说:“你好,今天麻烦了!”自发行专辑以来,宣传期天天行程满档的 LULU,脸上并没有任何疲惫的痕迹,一坐下来就连讲了几个笑话逗得现场哈哈大笑。 LULU 身旁摆了...

没有人喜欢麻烦,很多麻烦是人们自找的

七十八岁达赖,流离颠沛的一生,历经磨难与动盪,却总能微笑以对,“我的内心始终相当平静。” 回顾过去一年,全球动盪、危机频仍、民众普遍不满。一年来的喧嚣纷扰,令许多人感到疲惫、苦闷而不安。展望未来,只有愈多的动盪与不确定,我们都需要寻找一个抚慰身心的出口,乱世中的幸福之道。 追求快乐,远离

婉如一道彩虹

两年前,我在一本天主教刊物中读到关于黄婉秋和她的义工事业,对于一个看起来纤弱温柔的女孩,放弃稳定高薪的亮丽工作,选择成为一个义工,让我心中满是好奇。 两年后,终于有机会跟她来一次的笔谈,解开我心中的疑问,也让慢活时光的读者们认识她,还有她一手创办的义工团体:粉红鞋。 许多人对于义工的印象...

林艾霖:送上睡一个好觉的祝福

许多人的从前,都有过一张温暖的百衲被。那时家中某个角落,总会传来缝纫机的声响,架着老花眼镜的奶奶或妈妈,认真仔细地将不同颜色或花纹的碎布补缀起来,一双巧手下就产出一面百衲被,足以抵挡夜凉。在物质不丰裕的年代,百衲被不但是一针一线的爱,当然也是一种惜物的表现。 在中国人的传统习俗中,百衲被其实还

陈宣翰:从传承起步,摄影可以改变世界!

2015年8月尾至9月中,一场名为『爱在传承』的慈善摄影展,在众人的见证下于台中紫南宫举行,义卖所得捐作公益。透过社交媒体,我关注着这个活动,因为活动的主角——摄影师陈鸿猷和陈宣翰父子,都是我的朋友。 多年前与陈鸿猷一面之缘,当时为他做了一篇访谈,谈他热爱的摄影和赏鸟。印象中的他不是很擅于社交

阿娘的怀旧,手作的幸福。

很多人到了某个年龄,会经常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了什么而活? 年轻时我们有梦想有冲劲,有与人一较高下的拼劲,而后入世渐深,开始为了生计奔忙,开始感叹身不由己。某个时候,也许突然发现自己掩不住的白发,或者感觉到体力和精神下降,又或者意识到人间无常——是的,人为了什么而活? 心里有了这个

跟着陆镝用耳朵看见世界

几个月前,央视“远方的家”到我家乡进行采访,我是其中一个受访者。陆镝是摄制组其中一员,我们也因这个机缘结识。 拍摄行程非常紧凑,我们可以聊天的时间不多。然而仅有的几次交谈中,我和陆镝很投缘,大家都喜欢文化。回到北京后,他把我邀到两个国际华人的微信群组,也跟我分享他在喜马拉雅网络电台制作的“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