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都需要一个深夜食堂

赶在电影版《深夜食堂2》下画前和好朋友们到戏院观赏它。偌大的放映厅里,只有我们仨。我们一边看戏,一边难得奢侈地聊剧情、拍摄手法等。看见戏中美食,就“哇”、“呼”,甚至惊叹“怎么这么简单的食物都看起来好好吃?”这要换作是平时,早就换来其它戏迷的怒目或嘘声了。 说回深夜食堂,我是因为友人介绍而先看了小林黛主演的日剧版第一季再看黄磊主演的大陆版。网络上对这两个版本的剧有很多的比较与评语。有者把大陆版批得体无完肤。老实说,我个人也的确比较喜欢日剧版。总觉得它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味...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昨天,阴雨的下午,我在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忙,我的朋友马博士突然发来一个讯息,要我回答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结果我立刻茶倒醋翻油米满地,在电脑前手足无措。”【慢活】的企划总监蔡羽在他脸书上如此写到。读到这里,我笑翻了。日期是刚过的9月12日。 9月11日那天,我突然心血来潮,通过手机WhatsApp发了这个问题给一群友人。我不是第一次问自己这个问题,但问朋友们倒还真是第一次。结果,朋友们收到问题后,反应各异,答案更是多元。当蔡羽把他的答复“撰文”贴在脸书上回应我时,竟然也激...

匠人,了不起的名字

最近刚看完了微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 The Great Shokunin》。这部号称是亚洲首部治愈系的匠心微纪录片是由中国的知了青年文化有限公司率领各摄制组,远赴大陆各地及香港、台湾、日本等亚洲地区拍摄而成。我观赏的是第一季的内容,里头介绍了二十位亚洲匠人的手艺生活,同时也展现他们制作的精妙器物及各地的人文风情。 《了不起的匠人》之所以称作“微纪录片”我猜大概是因为它每一集不过短短的十五分钟。这样的片长的确很符合这个浅阅读时代的需求。因为这微纪录片,我这井底之蛙才知道原...

生活就是一张剪纸

给你一把剪刀,你可以玩出什么花样? 如果是裁缝师,就可以裁剪出合身的衣服样式。如果是理发师,就可以随顾客喜好理出各种新潮发型。如果是像杨士毅这样的剪纸艺术家,就可以剪出世界最长的剪纸作品“有闲来坐”。 我不是剪纸艺术家,但我偶尔也喜欢剪剪纸。说实话,我是因为衍纸艺术才开始注意剪纸的。在那之前,我觉得剪纸是寻常人家都可以动手的,没什么特别。只要有图样,拿张红纸,取把剪刀,跟着剪一剪就是。后来,看了许多剪纸艺术家的作品,这才明白,创作的内容才是精髓所在。 ...

手作温暖,幸福美好。

我是在一偶然机会下,留意到台湾剪纸艺术家杨士毅。后来我就一直有在脸书上关注其动态及作品。最近,他完成了世界最长的剪纸作品“有闲来坐”。 这幅75公尺长的剪纸画是他与Apple苹果的合作案子,以树、动物及人为主题,主要想传达的想法是善意与相聚。刚过的6月,这幅剪纸作品配合苹果在台湾第一家Apple Store的开幕而在其台北101门市张挂展出近3星期。杨士毅在脸书上写到:希望大家看到“有闲来坐”能记起生命中美好的相聚时光,在辛苦时对生活依然有相信,在困顿中也有力量往前走。

文创街区不是一天建成的

最近发现,我们猫城开始冒出越来越多的手作创意人,而且当中有一些还是全职一心一意地在默默耕耘的。此外,民间也开始自主主办一些小规模的手创市集,以及一些手作体验工作坊或课程。这当中又以讲英语为主的群众反应最为踊跃。一向对艺文活动慢热的本地中文源流的群众则似乎仍然在门外徘徊观望。 对于手作手创风慢慢开始在猫城吹起起这件事,我是乐见其成。尽管此风姗姗来迟,迟到总比不曾来到得好。 我以为,一座城之所以精彩,不应只局限于老建筑、历史故事、美食等。这个城也应该能展露出它...

大师不是天才,只是刻意练习。

这些年,因为从事纸艺创作与教学的工作,教学相长,再加上同时也涉猎一些其它好玩的新鲜事,我对艺术的学习有了不同于过去的体悟。这其中一个最大的体悟就是发现到“刻意练习”的重要。 2011年,我第一次接触衍纸艺术。那时我是近乎疯狂地爱上,常常三更半夜不睡觉坐在书桌前握着工具与纸条练习卷出一圈又一圈的松卷。自学衍纸的我其实那时只是凭着一股做科研不轻言放弃的傻劲,在不断的失败和不完美中一次又一次地改进并调整自己技术。孰不知当时这个枯燥练功的过程原来就有点“刻意练习”的味道在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