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一张剪纸

给你一把剪刀,你可以玩出什么花样? 如果是裁缝师,就可以裁剪出合身的衣服样式。如果是理发师,就可以随顾客喜好理出各种新潮发型。如果是像杨士毅这样的剪纸艺术家,就可以剪出世界最长的剪纸作品“有闲来坐”。 我不是剪纸艺术家,但我偶尔也喜欢剪剪纸。说实话,我是因为衍纸艺术才开始注意剪纸...

手作温暖,幸福美好。

我是在一偶然机会下,留意到台湾剪纸艺术家杨士毅。后来我就一直有在脸书上关注其动态及作品。最近,他完成了世界最长的剪纸作品“有闲来坐”。 这幅75公尺长的剪纸画是他与Apple苹果的合作案子,以树、动物及人为主题,主要想传达的想法是善意与相聚。刚过的6月,这幅剪纸作品配合苹果在台湾第一家Appl

文创街区不是一天建成的

最近发现,我们猫城开始冒出越来越多的手作创意人,而且当中有一些还是全职一心一意地在默默耕耘的。此外,民间也开始自主主办一些小规模的手创市集,以及一些手作体验工作坊或课程。这当中又以讲英语为主的群众反应最为踊跃。一向对艺文活动慢热的本地中文源流的群众则似乎仍然在门外徘徊观望。 对于手作手创风慢慢...

大师不是天才,只是刻意练习。

这些年,因为从事纸艺创作与教学的工作,教学相长,再加上同时也涉猎一些其它好玩的新鲜事,我对艺术的学习有了不同于过去的体悟。这其中一个最大的体悟就是发现到“刻意练习”的重要。 2011年,我第一次接触衍纸艺术。那时我是近乎疯狂地爱上,常常三更半夜不睡觉坐在书桌前握着工具与纸条练习卷出一圈又一圈的

当花中四君子到了英国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件开心的事:我考上英国衍纸协会(UK Quilling Guild)的衍纸基础认证(basic accreditation)了!换句话说,我的衍纸技术与能力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受到衍纸前辈们认可了。这对于自学衍纸的我来说是一份很大的肯定。那感觉不亚于做研究的学术论文被有影响力的学术期刊接

懂得留白的人生,才没有白过。

过去,一些从事平面设计的友人跟我反映,他们最常也最怕听到客户说:可不可以再加多一点、再放大一点、再满一点、再复杂一点?那时我不明白这为何会是一种困扰。 后来我自己走上纸艺手作的路,接手作卡或挂饰订单的时候,也会遇到客人类似的要求。我这才明了,硬是要在有限的空间里塞入很多东西,是多么的杂乱和痛苦...

红色白色,东西方大不同。

这星期,我们继续谈颜色。 不晓得大家有没有发现,不同的颜色在不同的文化里所代表的意涵不同?造就这差异的因素其实相当复杂,涵盖了语言人文历史地理等条件。 我们以红色、白色为例子,在东西方文化里,它们的意涵可是有天渊之别呢! 红色在东方文化(尤其中华文化)里是吉祥、喜庆的符号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