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欧洲 Bari, Italy

大部份人的习惯是没事常常滑手机看脸书,食物上桌手机先吃,whatsapp一响无论在做什麽都马上放下拿起手机。近年我常常问自己,有这麽重要吗?后来我决定,若以讯息方式传来的消息,一定不急,可以等;若是急事一定会打电话来。所以,现在我把手机的所有讯息都静音了。 有趣的是,生活在科技前端的德国的我的德国朋友们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24小时机不离身。他们并不是同一伙人,而是生活在不同城市完全不同专业互不相识的德国人。 我分别问他们,你有没有whatsapp,他们都回问我:“那...

人在欧洲 Budapest, Hungary

英国脱欧一事,在(我所认识的所有)欧洲人看来, 是一个笑话,也不认为这事情会成真。用我们的语言来说,英国是吃饱没事做。脱欧公投前一天,我在布达佩斯看匈牙利小组赛踢和葡萄牙,把自己送入下一圈的同时把罗那多先生的队伍踼进“等待恩赐”名单上(我自己命名的)。匈牙利人当然爽翻了,街上都是PARTY, 谁理英国人想怎样。 两天后,公投成绩确定英国人支持脱欧,整个欧洲吓一跳(但球照踼)。我对朋友说,看来这是最后一次我们在欧洲杯看到英格兰足球队了,一定要好好珍惜看到他们的机会...

人在欧洲 Athens, Greece

天上如果真的有神明, 任何派系, 任何一个, 真的会教人类自相残杀吗? 不,这不是宗教的问题, 是人类的问题。 别怪到宗教头上去。 天上如果有神明, 大概也和地上的各国领袖一样, 坐在一起摇头叹息, 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错, 人类会走到这一步。 走过欧洲各国, 当地人对穆斯林的成见越来越深, 尤其是突然有几百万个穆斯林难民涌进欧洲后。 我说,但偏激份子只是一小纵(众?)呀;朋友说,没办法,我无法分辨他们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警察捉到坏人时,他们都看起来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