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如幽兰?不,应道“幽兰如君子” | 梵语修辞中明喻的两个变种

明喻 是诗歌舞台的唯一演员 角色变换 起舞翩翩 渲染知己者的心泉 ——《斑斓探幽》 upamaîkā śāilūṣī samprātā citrabhūmikabhedān rañjayati kāvyaraṅge nṛtyantī tadvidāṃ cetaḥ ||  ——Citramīmāṃsā   I. 明喻是诗歌舞台的唯一演员 这首诗出自Appayya Dikṣita(印度16世纪)未完成的著作《斑斓探幽》。如

打虎英雄竟要谋害孔子?论历史与想象

在很多人看来,历史和想象是没关系的。历史就是事实,事实哪里需要什么想象?历史当然建立在事实基础之上。不过,历史还不仅仅是事实而已。过去的事实总是太多被湮没和遗忘,留下的总是很有限的事实。这样,我们就需要想象去填补那些拼图中失去的部分,按照合理的理解将有效的信息或板块串联起来,再就历史事件之间因果关系尝试加以解释。更不用说,历史书写之际的表达总是理解和想象在从中其作用了。 先来看《春秋》。为什么是这部被王安石称为“断烂朝报”(陈旧、残缺,没有参考价值的历史记载)的经书呢?...

吾心为中国丝绸所织 | 梵语修辞中明喻的间接构建认知

梵语修辞中的明喻(upamā) “吾身迈向前, 吾心散乱而后窜, 犹如旌上的中国丝绸 逆风被引牵。” gacchati puraḥ śarīraṃ| dhāvati paścād asaṃsthitaṃ cetaḥ| cīnāṃśukam iva ketoḥ| prativātaṃ nīyamānasya|| 上面这首诗出自梵语诗人迦梨陀娑的戏剧名著《沙恭达罗》,也是这部戏剧中最出名的几首诗之一,生动的描绘出戏剧的主人公豆

故事的价值

在我的记忆里,从没有听过睡前故事的印记。以致于后来看到电视或者电影里的那些场景让人好生羡慕。好在那个时代有收音机每天不间断的联播评书,让生活不仅充满趣味,而且总有着盼头,期待着明天新的半小时。稍晚些,自己能识字了,就开始读连环画。或者是放学路边的小人书摊,或者是去同学家相互交流的成套连环画。全都能认识字的不用说了,即便遇着那些字认不全的也不要紧,看着精美的图画,带着几分揣摩知道了故事梗概,这乐趣竟也是无穷的。 就这样听着、读着,几年下来也弄明白了几部名著的故事梗概和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