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時光你说 (Page 2)

安逸,不就是你努力活着的理由吗?

茶叙时,传来一声感叹。有位朋友认为当今世界变化太大,唯有不停学习才能赶上时代的进度,然而却见很多人还在安乐窝中,满足于现状。言下之意,他认为这些人不思进取。 “我发觉住在热带地区的人,生活步调都比较慢,也比较缺乏危机意识。”朋友抛出的这句话,引发了我的兴趣。 记得当时我是这么回应的:“如果你衣食无忧,资源不缺,生活也就没有什么太紧张的事。” 这个话题确实很有意思,让我想起去年读过的一篇文章,大意是指人类进步的动力,不来自于资源丰富,反倒来自于资源稀缺。稍懂历史的人肯定不

人生如戏,而且很王家卫

世人常感叹人生如戏,据说其典故出自莎士比亚的名剧《As You Like It》。剧中有一段独白,开首就这样说——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 其实哪一部戏的剧本不是脱稿自人生,即便虚构也是生活的倒映。既然戏如人生,那么反过来说人生也就如戏。年轻时不懂莎士比亚,现在也没有很懂,但是人生如戏太好理解和想象,因此一开始就接受了这个概念。当然那时接受的只是逻辑,具体的感受匮乏,要到了硬生生踏入

到原始人家里吃原汁原味去

看见或听见有人以“原汁原味”形容某种食物或事物,我会很自然的拿出心里的放大镜检视写字或说话之人,是以何种凭据断定那是“原汁原味”。 尤其看美食综艺节目,上节目的明星艺人们充满期待或诚惶诚恐(想不通试吃食物为何要做此神态),慢动作把食物放入口中,然后突然露出被电灼或被车轮碾过脚板那种看来痛苦(其实对方是要表示惊喜)的表情,接着就是一连串听起来夸张无比的“评论”,很常听到的就是“原汁原味”。 我很好奇在这些人眼中,“原”字何解?推想指的应当是舌尖上的回忆,那大概是小时候对某道食物的记忆,...

看三十六行的七十二变!

科幻电影经常出现的情节——有超强思考能力的机器人击败将它一手创造的人类,进而试图主宰世界。当然,编剧为了挽回人类的颜面,最后会让机器人功亏一篑,人类败部复活,电影完美落幕。 这些年来,这种剧情在现实中越演越烈,机器人像日本恐怖片的贞子般,从大小荧幕爬入现实世界,人工智能(AI)技术一日千里,人类落败已经成为隐忧。 上世纪的机器人是“蓝领”,在田地干活,在工厂就业;眼下的机器人不得了,有了学问,而且懂得思考,可以取代医生施手术,可以取代记者写新闻。不止如此,其实它还可以更聪明。

老祖宗的餐桌礼仪,教你吃饭也教你做人。

吃饭是大事,是生命的基本需求。我们可以想象,茹毛饮血的年代,肚子饿了就狩猎,抓了猎物当场就撕开来吃,没有罗嗦。直到餐桌出现,吃饭这件事开始变得复杂,要讲究的细节慢慢多了。 餐桌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人类历史中的?据说古埃及人很早就懂得把食物置放在略高于地面的石头上,或许世界各地的餐桌雏形正是如此。餐桌出现以后,人类开始有围席吃饭的习惯,各种社交行为随之出现,餐桌当然也就成了表彰身份、地位、权力的一方天地。于是,你想得到和想不到的餐桌礼仪应运而生。 最复杂的餐桌礼仪,首推古代宫廷,餐

你没有哪里不好,你只是太有礼貌。

和朋友共同招待外地来的客人用餐,饭后陪同客人步行返回酒店,在酒店门口话别。离开的路上,我们聊起送客的礼数,朋友说了一番很有意思的话:“如果我是客人,主人家把我送到酒店门口我会给满分。最怕就是那种硬要把你送到房门口的,我会重重扣分。” 我有一位八十几岁的长辈朋友,偶尔我会到她府上拜访,闲话家常。老人家系出名门,见惯各种社交场面,对礼数甚为讲究,拿捏得恰到好处。比方我这个后辈告辞时,她肯定陪着我走到房子大门口,话别后还站在原地,目送我离开后才转身回屋。 记得有一次我筹办了一项活动

刚刚好,我们在这里遇见。

有些偶然,差一秒都不行。 几年前到台北,三月的春风依然带寒,我在红绿灯前拉紧衣领,目视着对面庞然的101大楼。红灯转绿,跟着稀落的行人踏在斑马线上,前面迎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到近处赫然发现是失联了十几年的学弟,当下说不清是惊喜多一点,还是惊吓。 我们张大口楞在斑马线中间数秒,他伸手把我拉回来时的路边,我们就在路边聊了五分钟。我是第一次到台北,他是临时决定到台北探望外婆。我们其实都在马来西亚,但一直没遇上,却相遇在台北101旁边的斑马线上。只要我慢几秒,或者他快几秒,我们是遇不上的。

神在屋顶上听你念念有词

儿时跟着大人到庙里上香,复制连串跪拜的动作,心里完全不明白这些动作有什么意义。而大人跪拜间口中的念念有词,那更是难倒了我,对着香炉后方的神祗,我经常疑惑该说些什么呢?若不说点什么,会不会有问题? 偶尔,在烟雾缭绕间偷瞧一眼左右的人,也都是一脸虔诚念念有词。有些人上香的动作特别大,一气呵成特别美。相较之下,我只能僵硬的跪拜三次,感觉上不太虔诚。 后来开始明白,大人口中的念念有词,无非就是祈求神明保佑。家中老少的名字大抵会被念一遍,除了一般的保佑平安之类的,有时当然也会特别祈求些别的。 ...

你我心里都有一座Garden

世界上有很多住宅区皆以花园(garden)为名,据说源于英国的埃比尼泽•霍华德爵士(Sir Ebenezer Howard)在1898年所提出的“田园城市”概念。而这个概念的提出,又可以追溯到更早的工业革命。 1760年,英国兴起工业革命,彻底打破封建制度的同时,科学技术也取得突破,大量机器被制造出来,人类迈入工业时代。到了1870年以后,科技的突飞猛进,又揭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帷幕,工业化发展也从西欧和美国推向世界上更多地方。 埃比尼泽•霍华德爵士生于1850年,先后见证了英

跋涉三千里,只为追到大明星李白。

世上的星星越来越多,除了唱歌演戏的歌星明星,现在运动场或球场上有体育明星,政坛有政治明星,文坛有明星作家,还有在互联网上应运而冉冉升起的网络红人也如明星般被追捧。这个年代才是真正的“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大小星星,而满地都是追星族。 前几天透过互联网得知周华健到新加坡的草根书室,心里蠢动了一下。二十几年前,在同学的强力推荐下,开始接触周华健的音乐。那时正值他事业的巅峰期,新歌一出就占据排行榜的三甲,专辑轻易就卖破百万,是当代唯一可以撼动香港四大天王——张学友、刘德华、黎明和郭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