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吧!

几个月前跟随大马媒体团跑了台湾一趟,在那足足呆了八天。是的,我竟然整整八天没有跑步!怎么好像觉得少了根筋似的,周身不自在?吓!我确实被自己吓了一跳。你还以为我是什么长跑健将吧? 其实,我已有整整五年没有跑了。只是有一天,向来沈默是金的爸爸突然有意无意的朝我说了句话:“你们这些天天呆在冷气房工作的现代人呐,应该拨出一些时间运动运动让自己出一身汗才是啊!” 我耸耸肩,回报了一个不置可否的笑容,殊不知他的话却被我放在心上了。 去年的今天我终于正式为自己重掀练跑的序幕。其实从一月份到现在也不...

旅心 . 理心

曾看过这么一段话: “旅行,是写在基因里的事。西方人喜欢靠向外探索来了解和征服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离开比不离开来得容易。” 而我们华人,几乎世世代代都是锄禾日当午的民族。镌刻在我们血液里的好像只有‘守’字。离开,永远都是逼不得已的下策。尤其对我妈来说,旅行更像离乡背井一样。它应该是辛勤一辈子后退休享福的印记才对。她觉得现阶段的我,理应安分守己,除了寄情工作,再专心把孩子带好足矣。每当她知道我又将带孩子出走的时候,总免不了大动肝火一番:“又出?去了那么多个国家还不够吗?” 我虽不接话...

绽放

春风踩着轻快的脚步,殷切召唤着大伙。太阳闻声窜出天边,伸伸胳膊,笑出第一缕光。绵密如织的绿毛毯上漾着铜铃般的笑声。小草拂着裤管,探脑张望。哈,原來是小孩和马麻正忘我奔逐着。妳乐开怀,朝他俩穷追不舍。妳跟得越紧,他们的笑声就越嘹亮。其实很多时候他们根本沒察觉到妳的存在,是因为妳总是不动声色吗? 小鸟深情唱着为春天谱写的乐曲。调皮的春风闻之大喜,她掀起了小孩的衣角,逗笑了他也逗笑了马麻。细细密密的汗珠一点一滴沁满额头,两个人跑得气喘吁吁,忘情感受着生命的律动。嘿,此时此刻,双双脑部不都分泌出大

执迷

年复一年,身旁比自己更年轻的朋友,有些不但可以用现金买大车,天天脸书打卡吃鲍鱼,买SK II 买LV 眼睛眨也不眨,更令人抓狂的是——住的虽然是高级住宅区却已摆脱房奴,无债一身轻!天哪,怎么会这样…… 把拔幽幽的说:“我们几年前为了创业不眠不休所赚来的钱,都去了哪里?” 马麻眸子里闪着光,指着书架上好几本 Photobook,从容不迫的回应:“喏,这里啊!难道你忘了?” 四岁的小男生“突然”拖出一个空荡荡的行李箱,连蹦带跳走到门口,还不忘转身向把拔马麻挥手道别:“我要去ai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