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吃风专题 > 休闲 > Nanga Shanti ,梦幻般的平安之地。

Nanga Shanti ,梦幻般的平安之地。

Nanga Shanti 没有公路直达,要到达这个“平安之地”只有两个路径——翻山越岭走数个小时的山路,或者像我们这样经由水路。像这种隐藏在深山之中、大海之滨,而且平时几乎不太可能有人迹的地方,比较像存在于古书里的世外桃源,而Mathias和Sophie夫妇竟然就在这里生活了5年,还诞下了女儿Lola!

鲁滨逊已经在等我们了!”

循着导游Don的手指望去,不远处的海岸边有个满面胡须的高瘦男子,身手敏捷的攀上一艘摇摆不停的小船,而后使劲向我们这边挥手。

更远一点的海滩上,还有一个女人,拖着一个小女孩,跟着一只朝我们不停狂吠的狗。我不确定那狗是在兴奋的欢迎我们,还是觉得我们正在侵入牠的“领地”。

Nanga Shanti
Mathias在后方推着小船靠岸。(图 / 蔡羽)

船夫把锚抛落海里,我们的船就停在海上,时而激烈晃动着。这时,“鲁滨逊”的小船也已经挨到我们的船边,大家用力把大小两艘船拉贴在一起,好让我们可以登上小船。

小船一趟只能载送五、六人,因此我们必须分成三批登岸。“鲁滨逊”把小船开到岸边,他首先跳入及腰的海水中,再把小船拖到更靠岸一些,我们再跳下水,水深大约只及膝盖了。

Nanga Shanti
山都望山东部海岸的风光。(图 / 蔡羽)

“鲁滨逊”的真正名字是Mathias,是一名法国人,久居海岛的他早已晒得一身黝黑,一时没能看出是欧洲人。在海滩上迎接我们的是他的妻子Sophie Rousseau和三岁半的女儿Lola,那只也跟着忙进忙出的狗是牠们的宠物,此刻我确定牠是友善的狗,名叫Kali。

Nanga Shanti
Nanga Shanti的入口处。(图 / 蔡羽)

人都到齐后,砂拉越旅游局的Jane拿出一个粉红色的小背包送给Lola,小孩露出灿烂又带几分羞涩的笑容,显然很满意这份惊喜。Sophie笑着说let’s go,领着我们走入海滩旁的小林子,其中一棵树的树身上钉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Nanga Shanti”。

……“山居”的核心价值……

Nanga是伊班文,而Shanti则源自梵文,两者合起来的意思是“平安之地”。其中Shanti这个字经常会在瑜伽修行中被提及,而Sophie本身就是一位瑜伽爱好者。

穿越林间小径,来到一个作为礼堂用途的圆形草寮,Sophie为我们准备了很精致的午餐。主食是菠菜乳酪派配沙拉和白饭,甜品是很具砂拉越风味的黄金茄(拉子茄)泡芙,饱餐一顿的同时,我对这家人和这个地方的好奇心更甚。

Nanga Shanti
我们在这个草寮里享用午餐。(图 / 蔡羽)

先说说Nanga Shanti的位置好了。我们从山都望河乘船出海,沿着海岸线绕过半个山都望半岛,才抵达这个“平安之地”。具体的说,Nanga Shanti位在山都望山东部海岸,背后翻山过去就是著名的达迈(Damai)渡假胜地。东部海岸线还未经大事开发,相对是比较原始。与Nanga Shanti遥遥相对的是另一个半岛——峇哥半岛,著名的峇哥国家公园(Bako National Park)就在那边。

Nanga Shanti
美味的菠菜派。(图 / 蔡羽)

Nanga Shanti没有公路直达,要到达这个“平安之地”只有两个路径——翻山越岭走数个小时的山路,或者像我们这样经由水路。

像这种隐藏在深山之中、大海之滨,而且平时几乎不太可能有人迹的地方,比较像存在于古书里的世外桃源,而Mathias和Sophie夫妇竟然就在这里生活了5年,还诞下了女儿Lola!

Nanga Shanti
以黄金茄制作的甜品很有砂拉越风味。(图 / 蔡羽)

更不简单的是,这五年来两夫妇亲自动手,建了一座可供聚会和用餐的草寮、一座四个单位的长屋、三间独立式的别墅、一间小木屋和一间盥洗室。他们还自行引入山水,而且装置过滤系统。这个过程中,唯一的协助是来自一些自然爱好者的捐助,以及前来度假的志愿工作者动手帮忙。

Nanga Shanti
拥有四个单位的长屋民宿。(图 / 蔡羽)

就像我们造访时,正好有一对洋人情侣或夫妻,是来这里度假的,会住上一小段时间,也顺道在厨房里协助Sophie。

Nanga Shanti
长屋客房的设备。(图 / 蔡羽)

Sophie牵着Lola,领着我们参观Nanga Shanti。除了基本的设备如床铺、蚊帐和风扇等,这里没有太多现代设备。葱郁的草木之间,填满从海上吹来的风,你可以在每间房舍外的吊床上打个盹或看书听音乐,用一种属于山林的时间观念,慢悠悠度日

Nanga Shanti
Sophie牵着三岁半的Lola。(图 / 蔡羽)

我想起年少时读过的一本书,是英国作家彼德·梅尔写的,记录他和妻子在法国普罗旺斯生活了一年的见闻与感想,书名叫《山居岁月》(A Year in Provence,也译为《普罗旺斯的一年》)。Mathias和Sophie夫妇一手打造Nanga Shanti,其概念与核心价值就是“山居”,住在这里感受山、海和森林以及动植物之间的关系

“我和Mathias是多年前在邮轮上当义工时,第一次拜访砂拉越古晋,立刻就爱上了这个地方,并留下深刻的印象。”Sophie受访时,Lola正在一旁跟爸爸玩闹着,然后父女俩赤脚踩着地面的石头与枯枝,走到不远处的海边。

Nanga Shanti
Sophie接受访问时侃侃而谈。(图 / 蔡羽)

Sophie望了他们一眼,继续说:“当时我们住在柬埔寨,原本喜欢那边的淳朴,后来当地的快速发展,令我们觉得很多事物正遭到破坏,于是我们决定换个地方生活,古晋就是我们的首选。”

夫妻俩抵步后,租下了Nanga Shanti这个地方,开始动手打造这个山居度假村。我不确定用“度假”这个词是否合适,我相信对Sophie来说,这个地方不止是度假胜地,也是他和Mathias回归自然的生活理念,或理想。这点很有趣,他们仿佛试图超越物质的拘束,生活在一个相对无为的状态里。

Nanga Shanti
Nanga Shanti独立式的别墅。(图 / 蔡羽)

透过Nanga Shanti的网站,我发现这里是依据季候风,只从4月至9月对外开放。我问Sophie过去一年的客人多吗?她坦言还有待提升,但随着Nanga Shanti在网络平台上的曝光率增加了,预约的人数看起来有所增长。

“不久前,有两位中国的客人联系了我们,不久后即将到来。这点我觉得挺意外的,这是第一次有亚洲客人来访,不确定他们是如何接触到我们的资讯。”Sophie说。

Nanga Shanti
躺在吊床里吹海风,这是写意人生必须有的画面。(图 / 蔡羽)

Nanga Shanti的客户中,有一群瑜伽爱好者,这大概是Sophie创建Nanga Shanti的其中一个旨意。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平安之地”修习瑜伽,心灵或许更易于回归清澈,领略生命的大意义。Sophie计划未来定期举办瑜伽课,邀请不同的导师前来指导。

跟Sophie聊天的过程中,尽管慢慢理解Sophie和Mathias的想法,也了解到他们有经营方面的计划,但始终感觉有点梦幻。找一个无人岛,从此过着与自然为伍的快乐生活,这个很童话的情节,竟然活生生就在眼前。

Nanga Shanti
Nanga Shanti的厨房提供的美食和饮料。(图 / 蔡羽)

此时我看见Lola,在草寮一角玩着,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到了入学年龄,你打算怎么安置Lola呢?”

Sophie看着我,眼神坚定的说:“我会带着她离开这里,到学校去上学。”

Nanga Shanti
精灵可爱的Lola在想什么?(图 / 蔡羽)

“那么Nanga Shanti怎么办?”

“再说吧!”

是啊,天地万物的生息演化,从来不必过于担忧,自有其规律与轨迹。沉浸在山居岁月里的Sophie,也是规律中的一部分,所以多了一份洒脱与豁达

【特别鸣谢】

砂拉越旅游局

CPH Travel Agencies (Sarawak) Sdn. Bhd.

导游Don Fenandez

Nanga Shanti(欲知更多详情,请访问 nangashanti.weebly.com

(Visited 373 times, 1 visits today)
蔡羽
『一起吃风』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