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到处 留情 (三之二)

到处 留情 (三之二)

布赖恩拿了几件衣服和摄影机放进 行囊 里,我和约翰则整顿行李,三人齐迁移至闹市中心的 旅馆 住两宿。我与约翰匆匆地在夜晚来到了布赖恩的租房,现又匆匆地在白昼离开,我们这回的来去就只遗留下那么一条挂衣服的绳子在他的房间。

 

02011999(星期六)11:00a.m.

漫步双威环礁湖水上乐园,我与约翰已遗失了大马高级教育文凭考试时的一脸忧悒,尽情奔放,寻回失踪已久的无拘无束感。

我们三人首先坐上摩天轮。好久没坐摩天轮了,犹记得五岁的我,父亲抱着我到游乐场去,我东张西望,看看有什么新奇且好玩的,而摩天轮便是我一见钟情的玩意儿。当摩天轮旋转至半空时,我害怕会坠下去,赶紧用双手掩着小眼,然后把身躯全依偎到父亲那儿。父亲把我拥入怀里,叫我别怕,那时我感觉在父亲怀抱中是最安全的,万事都有父亲在旁抵挡。打这以后,我就不敢再吵父亲坐摩天轮了。弹指间,坐在摩天轮里头的我已走过二十个年头,父亲也满头华发。岁月轻易地夺走童年,更轻易地把强壮的体格掠夺。

留情
图片来源 / tooopen.com

在双威乐园内,刺激的、悠闲的,我们都无所不玩,但有些极度刺激的玩意儿,如三百六十度旋转的,我实在没胆量去尝试。也许我太爱惜生命了吧!

 

03011999(星期日)9:45a.m.

在双威金字塔购物广场与双威酒店前留影,别有情调。以埃及文化作为设计主题的双威金字塔购物广场,不论里里外外都做足一百分,让我对神秘埃及的面貌留下深情的一瞥。双威酒店以非洲动物和罗马神像作为设计,野性中有着古典的气息。

在酒店正门外有个喷水池,中央摆设六只非洲野鹿正惊慌失色地逃命,随后追猎的是两只猛虎,其中一只野鹿已被一只扑向前、张牙舞爪的猛虎给抓住了,露出锋锐的血牙,准备把野鹿撕裂。这些栩栩如生的动物雕像全都油上金铜色,的确气派豪华,仔细思索,心里暗地发笑,这不就是社会弱肉强食的百丑图吗?残酷无情。或许这个摆设别有心思:鹿象征光顾的旅客,虎象征该酒店,意思是张开大口,财源广进?

 

03011999(星期日)2:03p.m.

坐在轻快铁内,似逃避城市的乌烟瘴气,飞快地寻觅宁静的休闲处。约十五分钟后,我们到达了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场。

宽阔的体育场,萧条寂静,唯有我们三人带给它些许声响。我观望四处,想起去年共和联邦运动会所带给它的辉煌时刻,多少外国领袖和健儿在此运动场上留下足迹,为这儿写下历史性的一页。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巅峰状态,也有它的落漠时刻,人也不例外。在跑道上,飞毛腿似的健将讲究速度而取胜,他们万万也想不到,最终的胜利者是“时间”吧。

 

04011999(星期一)11:30a.m.

布赖恩拿了几件衣服和摄影机放进行囊里,我和约翰则整顿行李,三人齐迁移至闹市中心的旅馆住两宿。我与约翰匆匆地在夜晚来到了布赖恩的租房,现又匆匆地在白昼离开,我们这回的来去就只遗留下那么一条挂衣服的绳子在他的房间。

打开旅馆房门,把行李一抛,约翰舒爽地躺在床上嚷道:“哗,真舒服,这才像房间嘛!”我和布赖恩笑他是个“大少爷”!

 

04011999(星期一)1:00p.m.

仰望双峰塔,宏伟矗立,与离不远处的吉隆坡高塔可谓是大马之光,在世界高塔排行榜中也占上一席位。哈,人类自夸伟大,其实在宇宙中是多么的渺小,在自然灾害中,人类更是显得无助。

步入双峰塔的购物广场,假如不在询问处索取地图,真的会“迷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一场误会猛地降临在我们三人之间。我和布赖恩一路上暗地谈论要给十九日迈入二十一岁的约翰一个怎样的惊喜,却令约翰误以为我们在说他的背后话。他不听我们的解释,还声言要即日搭夜班车回家乡,刹时驱走了我们三人的欢愉。

(Visited 74 times, 1 visits today)
豪迈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巧言令色,鲜矣仁。喜欢用文字说话;喜欢听歌词、说电影、偶尔在大庭广众唱唱歌。虽是马来西亚人,却竭尽所能地追求标准华语。曾在利物浦拿了张毕业证书,目前卖字糊口。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