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波罗的海 国 Estonia

Estonia

波罗的海 是北欧和中欧之间的陆间海,我从北欧赫尔辛基搭了两个小时的渡轮,渡过波罗的海的芬兰海峡,在中欧Estonia首都Tallinn上岸。如果赫尔辛基是贵到发瘟的北欧城市,那Tallinn是便宜到做梦都会笑的中欧城市。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忘了是什么情况下读到波罗的海,也忘了文章内容,只记得当时怀疑“波罗的海”是不是有错。(当时是个编辑,职业病常常发作。)当时我把“波罗的海”中的“的”念成“de”第四声,以为正确应该是“波罗海”,而不是“波罗的海”。其实“波罗的海”中的“的”发...

我偏爱的 赫尔辛基

赫尔辛基

赫尔辛基 和阿伯丁一样,灰灰的,冷冷的,空气却很清新,整个城市没有灰尘,正合我意。忙碌的大街对面的商场外挂着4层楼高的彩色广告看板,某个知名化妆品牌卖腮红。模特儿是个有胡子的漂亮男生,脸上不止上了腮红,还有睫毛眉毛口红粉底,仰着脸冷傲表情仿佛表态 I don’t care about your opinion。我很后悔没有拍下那广告。 多年前看了一部芬兰电影,说的是芬兰北极圈没有日光的长冬里的少年自杀故事。自此开始向往芬兰。半年没有日光?Cool,适合不爱炎日的我。但芬兰是多么的...

文明国里的 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

That’s bad,我说。是呀,卡洛说,瑞典人可以很友善,但要他们真正接受不同肤色的人其实并不容易。如果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总有一天他们会变得不友善。 在Stockholm酒吧搭枱看球赛那天,认识了卡洛。他父亲从智利移民至瑞典,他则在瑞典出生长大,西班牙语瑞典语英语流利。 卡洛在大学念的是社会学,自毕业后一直无法找到工作,最后他只好在一家连锁餐厅当厨师。我说当厨师很好啊,一技之长。但他不喜欢当厨师。那怎么办,我问。我们坐在半山露天咖啡厅看着海港,那海的颜色和希腊的完全不同...

人间 起哄,秋天不搭理,过她的日子。

人间

我的老朋友蔡羽要我写写Covid-19 期间我在澳洲的体验。 面对网上的新旧读者,我抱着分享的心情, 来说说自己对covid-19 延伸出来到的现象观察。 我念的是心理治疗,应用不同的心理疗法辅导人们找回身心灵的健康,也因此,我会以自己熟悉的心理知识做为观察的切入基础,包括从疫情看人和人的关系、人和环境的关系。 写的是纯属我个人的观点。 感谢蔡羽的邀约。 • 落笔的这一天是六月〸二日。所在地是南澳的阿德莱德(Adelaide)。 冬日的天空非常安...

瑞典 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二之二)

人在欧洲

我喜欢 瑞典 小镇的宁静和干净,喜欢北欧历史丰富,是一个不一样的文化。只是我受够了亚当和詹姆斯,我只爱榴梿树。 如果你以为我只去过 Stockholm 就判定瑞典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你错了。这是我和德国朋友花了一个星期到瑞典其他市镇(乡下)自驾游后的共同结论。 这一个星期里我们去了 Ostersund、Uppsala、Sigtuna 和一些忘了名字的小镇,还特地查过 Lonely Planet 挑选景色最美的公路。结果自离开 Stockholm 后沿路两侧都是树。树也不是不...

疯潮中筑起蜂巢

蜂巢蛋糕

蜂巢蛋糕 ,虽然它的难度并没有很高,但是在于它的材料挑选是必要严格执行的,才能使得整体的口感、观感与质感的结合呈现更具时尚品味。 自2020年3月18日行动管制令开始以来,马来西亚进入全新的疯潮时代,无论是生活的节奏或健康的隐忧都成了几近崩溃的状态。人们开始学习如何从逆境中开启隐藏在内心深处另一个不敢面对的自己。 在疯狂的极限中,绝对可以创造出无限的挑战及可能性,就如很多人因此在社交软体上成了厨神、料理王,甚至美食翘楚等,其实还有数不尽的称号。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做了我完全...

瑞典 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二之一)

瑞典

不知道 瑞典 人是真的无聊,还是他们比其他国家的人更懂得珍惜身边事物,单单在Stockholm就有超过70间大大小小的博物馆!我必须说,能办这么多主题不重复的博物馆也是一种本事,搞不好这就是因无聊而激发的创意。 瑞典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真的。若不是朋友移居 Stockholm,德国朋友没到过北欧,我想我不会重游这个城市。 说来这已是一年前的事,事逢足球世界杯赛事,订机票时没看好世界杯赛事行程表,我在小组赛德国对韩国,瑞典对墨西哥当天抵达 Stockholm,当时德国友人还在...

鬼城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虽然多鬼,却因这两个南美洲美女,怕鬼如我,也不禁再三入城,或到Calton Hill吹风看景色,或坐在酒馆里听酒鬼说故事。 爱丁堡不是我留恋的城市,然而,它却让我念念不忘,很矛盾吧。 我对爱丁堡的介绍是:要见鬼是吧?去爱丁堡。爱丁堡给我的感觉,是这城市的每个角落都发生过凶杀案,每寸土下都埋过一个死人。当地人说Calton Hill是爱丁堡最多鬼的地方,我个人则认为在黑死病流行时病死饿死过几百人的Mary King’s Close里的鬼才多吧。其实若以量来计算,曾经是...

酸啤酒

酸啤酒

酸啤酒 - 当时这一类靠“天然酵母”发酵的啤酒,后来就演变成精酿啤酒的一大派系,那就就是酸啤酒(SOUR ALE)。其实在精酿啤酒世界里,酸啤酒是属于高大上的品类,属于相对高门槛、高文化底蕴的啤酒。那是因为这款酒不容易酝酿,可控范围有限,需要长时间发酵,所以相对给酿酒师很大的挑战。 在啤酒的世界里,永远都是浩瀚无边的。从公元前10,000年前人类就开始饮用麦芽酒,到公元前3,000年,在出土的“苏美人”(SUMERIANS)泥板中,才发现人们酿啤酒与喝啤酒的证据。这都说明了啤酒...

当我们 “童”在一起( Chup! Jom Main 2.0 ),被遗忘的简单快乐。

Chup! Jom Main 2.0

Chup! Jom Main 2.0 联合国人权高委会认为游戏对孩子的良性发展极为重要,因此每个孩子都应该有玩的权利。Chup! Jom Main 2.0 活动共分成三大块,分别为古早味童玩、 小老板游乐园 (Kidastic Fun Fair),及故事与手作环节。目的在于为孩子打造一个用脑力和体力来玩乐的平台,冀透过这样的活动提醒大人们,玩乐对孩子快乐成长的重要性。 世界一直不停地进步,人们不停地追赶。我们很少会停下来往后看,就一直往前追。有时,到底在追些什么我们也迷茫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