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瑞典 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二之二)

人在欧洲

我喜欢 瑞典 小镇的宁静和干净,喜欢北欧历史丰富,是一个不一样的文化。只是我受够了亚当和詹姆斯,我只爱榴梿树。 如果你以为我只去过 Stockholm 就判定瑞典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你错了。这是我和德国朋友花了一个星期到瑞典其他市镇(乡下)自驾游后的共同结论。 这一个星期里我们去了 Ostersund、Uppsala、Sigtuna 和一些忘了名字的小镇,还特地查过 Lonely Planet 挑选景色最美的公路。结果自离开 Stockholm 后沿路两侧都是树。树也不是不...

疯潮中筑起蜂巢

蜂巢蛋糕

蜂巢蛋糕 ,虽然它的难度并没有很高,但是在于它的材料挑选是必要严格执行的,才能使得整体的口感、观感与质感的结合呈现更具时尚品味。 自2020年3月18日行动管制令开始以来,马来西亚进入全新的疯潮时代,无论是生活的节奏或健康的隐忧都成了几近崩溃的状态。人们开始学习如何从逆境中开启隐藏在内心深处另一个不敢面对的自己。 在疯狂的极限中,绝对可以创造出无限的挑战及可能性,就如很多人因此在社交软体上成了厨神、料理王,甚至美食翘楚等,其实还有数不尽的称号。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做了我完全...

瑞典 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二之一)

瑞典

不知道 瑞典 人是真的无聊,还是他们比其他国家的人更懂得珍惜身边事物,单单在Stockholm就有超过70间大大小小的博物馆!我必须说,能办这么多主题不重复的博物馆也是一种本事,搞不好这就是因无聊而激发的创意。 瑞典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真的。若不是朋友移居 Stockholm,德国朋友没到过北欧,我想我不会重游这个城市。 说来这已是一年前的事,事逢足球世界杯赛事,订机票时没看好世界杯赛事行程表,我在小组赛德国对韩国,瑞典对墨西哥当天抵达 Stockholm,当时德国友人还在...

鬼城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虽然多鬼,却因这两个南美洲美女,怕鬼如我,也不禁再三入城,或到Calton Hill吹风看景色,或坐在酒馆里听酒鬼说故事。 爱丁堡不是我留恋的城市,然而,它却让我念念不忘,很矛盾吧。 我对爱丁堡的介绍是:要见鬼是吧?去爱丁堡。爱丁堡给我的感觉,是这城市的每个角落都发生过凶杀案,每寸土下都埋过一个死人。当地人说Calton Hill是爱丁堡最多鬼的地方,我个人则认为在黑死病流行时病死饿死过几百人的Mary King’s Close里的鬼才多吧。其实若以量来计算,曾经是...

酸啤酒

酸啤酒

酸啤酒 - 当时这一类靠“天然酵母”发酵的啤酒,后来就演变成精酿啤酒的一大派系,那就就是酸啤酒(SOUR ALE)。其实在精酿啤酒世界里,酸啤酒是属于高大上的品类,属于相对高门槛、高文化底蕴的啤酒。那是因为这款酒不容易酝酿,可控范围有限,需要长时间发酵,所以相对给酿酒师很大的挑战。 在啤酒的世界里,永远都是浩瀚无边的。从公元前10,000年前人类就开始饮用麦芽酒,到公元前3,000年,在出土的“苏美人”(SUMERIANS)泥板中,才发现人们酿啤酒与喝啤酒的证据。这都说明了啤酒...

当我们 “童”在一起( Chup! Jom Main 2.0 ),被遗忘的简单快乐。

Chup! Jom Main 2.0

Chup! Jom Main 2.0 联合国人权高委会认为游戏对孩子的良性发展极为重要,因此每个孩子都应该有玩的权利。Chup! Jom Main 2.0 活动共分成三大块,分别为古早味童玩、 小老板游乐园 (Kidastic Fun Fair),及故事与手作环节。目的在于为孩子打造一个用脑力和体力来玩乐的平台,冀透过这样的活动提醒大人们,玩乐对孩子快乐成长的重要性。 世界一直不停地进步,人们不停地追赶。我们很少会停下来往后看,就一直往前追。有时,到底在追些什么我们也迷茫了。...

鲍岑 有监狱和芥末酱

鲍岑

鲍岑 监狱已被改造成纪念馆,墙上挂着的“曾经被关在此监狱的著名政治囚犯”照片,我一个也不认识。大大小小的说明里只有我看不懂的欧洲语言,无奈。不过其中一张照片里的人有着阳光笑容,看起来年轻又帅。我指着那张照片问朋友,这是谁? 朋友说,既然参观了奥斯维辛集中营,我们顺便到Gedenkstatte Bautzen(中译:鲍岑监狱)走走吧。所谓顺便,是开了三个多小时车入境德国东部一个小镇,参观的是二战时期的政治监狱。 Bautzen是个宁静的小镇,路上没什么车,镇上也不见高楼大厦...

炎日下的 奥斯维辛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 在波兰南方,是个漂亮的地方。到处都是葡萄园、葡萄酒庄和啤酒花园(种啤酒花的农地)。波兰南方最大的城市是Krakow,波兰第二大城市,曾经是波兰首都。从Krakow到奥斯维辛集中营车程约40分钟,炎日下一路经过大大小小的葡萄园和啤酒花园,怎么看都不像是开往一提起就令人心情沉重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说到鬼,这世上比奥斯维辛集中营(Oboz Koncentracyjny Auschwitz-Birkenau)有更多鬼的地方,大概没几个了吧。在二战期间,纳粹军在这个集中营“有系统...

巷尾的 老酒馆

老酒馆 ——十年前在那个时间点上,来自不同国家的我们在阿伯丁巷尾那家老酒馆里遇上。虽说不上是莫逆之交,友谊倒是如细水长流。十年后独自旧地重游,酒依然那么香,坟场也还在,quiet beer只好一个人伴着回忆喝了。 当你重复观光同一个城市,或在那个城市逗留过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一定会有固定光顾的餐馆或超市。在苏格兰阿伯丁,有一家在巷尾的老酒馆,是我的心头好。这家传统英式老酒馆门面低调,内部没什么大手笔的装潢,有球赛的日子支持其他国家球队“倒英”(苏格兰人视英格兰球队为敌),没球赛的日子听歌看BBC

印度街 的豪宅

印度街 中段有一栋特别高大突出的店屋,如今已成为街上的地标。店墙上依然保留着古老的雕塑和牌匾,不但美仑美奂,而且很有气派,可以想象当年必定是命门大户。二楼的阳台尤其很抢眼,也让这栋老店有别于街上的其他店屋。我在作画时忍不住怀想,二楼如果有一个女子凭栏远眺,那该是多么美丽的画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