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尼菜蛋糕 :焗烤雨林里的神奇鲜绿味

麻尼菜蛋糕

麻尼菜蛋糕 最适合找些知音们来一起慢赏享用。说真的,麻尼菜的颜色真的很美。烤出来的色泽有点千岁绿的质感。午后的阳光把蛋糕的颜色折射出来更显突出,再搭配一壶柠檬茶。啊,又是一次穿梭绿野仙踪的神奇体验。 生长在婆罗洲的缘故,我都是吃着本地土生土长的菜长大的。记得小时候,妈妈常会炒一道香喷喷的鸡蛋麻尼菜,而当时家家户户都总会有道麻尼菜在餐桌上。此外,大家经常还会争议说应该是写“马尼菜”或“玛尼菜”,也可以是Manicai或Money菜,其实都没错,只是我个人比较偏好“麻尼菜”的读音而已...

TUAK ,喝上瘾的雨林米酒。

TUAK

TUAK 的酿法也和“酒酿”一样,主要材料是糯米(大米亦可),RAJI和水。RAJI 就是我们惯称的“酒饼”或者“小曲”,虽然现在很容易在市场买到RAJI或酒饼,但传统的达雅人还是会自制RAJI,主要是利用糯米粉或粘米粉,把捣碎的生姜和南姜混合,用干净的水揉成小块状,静置几天,让生姜和南姜内的微生物,和糯米粉中的糖分小程度发酵,几天后这颗小丸子就含有大量的霉菌和酵母。利用阳光稍微晒干,可以存放几个月。 人类自农耕时代开始,就懂得把粮食酝酿成酒精,供饮食和祭拜之用。西方世界以大麦...

Kamek Blend ,道地砂拉越拼配咖啡诞生记。

Kamek Blend

Kamek Blend 901 带著浓浓砂劳越风味,内涵黑巧克力、棕榈糖香和丁香风味,是 一支由纯砂拉越咖啡所搭配成的特色Blend。 蔡羽说 Kedai Borneo 要推出一支由纯 砂拉越咖啡 所搭配成的特色Blend。他是即便下重本也要坚决支持纯本地产的咖啡。 砂拉越所在的婆罗洲岛,地理位置属于适合种植咖啡的近赤道“咖啡带”。热带雨林气候和特殊土壤条件,赋予了生长于本地的阿拉比卡(Cartimor)和赖比瑞卡独特的棕榈果香气,和微微的丁香、沉香气息。毕竟是历史上的东...

波罗的海 国 Estonia

Estonia

波罗的海 是北欧和中欧之间的陆间海,我从北欧赫尔辛基搭了两个小时的渡轮,渡过波罗的海的芬兰海峡,在中欧Estonia首都Tallinn上岸。如果赫尔辛基是贵到发瘟的北欧城市,那Tallinn是便宜到做梦都会笑的中欧城市。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忘了是什么情况下读到波罗的海,也忘了文章内容,只记得当时怀疑“波罗的海”是不是有错。(当时是个编辑,职业病常常发作。)当时我把“波罗的海”中的“的”念成“de”第四声,以为正确应该是“波罗海”,而不是“波罗的海”。其实“波罗的海”中的“的”发...

我偏爱的 赫尔辛基

赫尔辛基

赫尔辛基 和阿伯丁一样,灰灰的,冷冷的,空气却很清新,整个城市没有灰尘,正合我意。忙碌的大街对面的商场外挂着4层楼高的彩色广告看板,某个知名化妆品牌卖腮红。模特儿是个有胡子的漂亮男生,脸上不止上了腮红,还有睫毛眉毛口红粉底,仰着脸冷傲表情仿佛表态 I don’t care about your opinion。我很后悔没有拍下那广告。 多年前看了一部芬兰电影,说的是芬兰北极圈没有日光的长冬里的少年自杀故事。自此开始向往芬兰。半年没有日光?Cool,适合不爱炎日的我。但芬兰是多么的...

文明国里的 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

That’s bad,我说。是呀,卡洛说,瑞典人可以很友善,但要他们真正接受不同肤色的人其实并不容易。如果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总有一天他们会变得不友善。 在Stockholm酒吧搭枱看球赛那天,认识了卡洛。他父亲从智利移民至瑞典,他则在瑞典出生长大,西班牙语瑞典语英语流利。 卡洛在大学念的是社会学,自毕业后一直无法找到工作,最后他只好在一家连锁餐厅当厨师。我说当厨师很好啊,一技之长。但他不喜欢当厨师。那怎么办,我问。我们坐在半山露天咖啡厅看着海港,那海的颜色和希腊的完全不同...

人间 起哄,秋天不搭理,过她的日子。

人间

我的老朋友蔡羽要我写写Covid-19 期间我在澳洲的体验。 面对网上的新旧读者,我抱着分享的心情, 来说说自己对covid-19 延伸出来到的现象观察。 我念的是心理治疗,应用不同的心理疗法辅导人们找回身心灵的健康,也因此,我会以自己熟悉的心理知识做为观察的切入基础,包括从疫情看人和人的关系、人和环境的关系。 写的是纯属我个人的观点。 感谢蔡羽的邀约。 • 落笔的这一天是六月〸二日。所在地是南澳的阿德莱德(Adelaide)。 冬日的天空非常安...

瑞典 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二之二)

人在欧洲

我喜欢 瑞典 小镇的宁静和干净,喜欢北欧历史丰富,是一个不一样的文化。只是我受够了亚当和詹姆斯,我只爱榴梿树。 如果你以为我只去过 Stockholm 就判定瑞典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你错了。这是我和德国朋友花了一个星期到瑞典其他市镇(乡下)自驾游后的共同结论。 这一个星期里我们去了 Ostersund、Uppsala、Sigtuna 和一些忘了名字的小镇,还特地查过 Lonely Planet 挑选景色最美的公路。结果自离开 Stockholm 后沿路两侧都是树。树也不是不...

疯潮中筑起蜂巢

蜂巢蛋糕

蜂巢蛋糕 ,虽然它的难度并没有很高,但是在于它的材料挑选是必要严格执行的,才能使得整体的口感、观感与质感的结合呈现更具时尚品味。 自2020年3月18日行动管制令开始以来,马来西亚进入全新的疯潮时代,无论是生活的节奏或健康的隐忧都成了几近崩溃的状态。人们开始学习如何从逆境中开启隐藏在内心深处另一个不敢面对的自己。 在疯狂的极限中,绝对可以创造出无限的挑战及可能性,就如很多人因此在社交软体上成了厨神、料理王,甚至美食翘楚等,其实还有数不尽的称号。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做了我完全...

瑞典 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二之一)

瑞典

不知道 瑞典 人是真的无聊,还是他们比其他国家的人更懂得珍惜身边事物,单单在Stockholm就有超过70间大大小小的博物馆!我必须说,能办这么多主题不重复的博物馆也是一种本事,搞不好这就是因无聊而激发的创意。 瑞典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真的。若不是朋友移居 Stockholm,德国朋友没到过北欧,我想我不会重游这个城市。 说来这已是一年前的事,事逢足球世界杯赛事,订机票时没看好世界杯赛事行程表,我在小组赛德国对韩国,瑞典对墨西哥当天抵达 Stockholm,当时德国友人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