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留情(三之一)       

写 日记 的习惯在念书的时期已经断了良久,因为觉得几乎每一天都过得一样,是否日子太平凡?抑或自己的生活忒乏味?倘若不是再翻阅日记本,还有里头夹着的杂记稿纸,或许一些仅有的特殊感觉与精彩片段将被埋藏,甚至被遗忘。 品尝记忆中的感觉,部分还保存着,部分已流失了。颇有兴趣的是映出我第一次乘长途巴士的影像,感觉忽浓忽淡,忽深忽浅。那是我先修班大考后的一段。 两旁的景物向着我后退,前进的速度相当快……   ♦ 01011999(星期五)    ...

京都 蓝瓶咖啡馆

设计师保留了大部分的木造結構,再加入了水泥墙与落地窗等现代风格元素,在新与旧之间取得很好的平衡。当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斑驳的墙面时,老旧的町家室内突然间变得柔和温暖,两栋古老的木造建筑又重新获得了新的生命和使命。   独自一个人在日本的京都流浪时,突然想在暖暖的春天里喝一杯冷咖啡。于是就背起了相机启程,去著名的蓝瓶咖啡馆朝圣。 迷了两次路,搭错了三次巴士,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被我拉成了一个下午。 蓝瓶咖啡源于美国,至今在日本已经有八间店铺。

请问这是什么鬼?   

或许被遮掩的空间没阳光透进来,会比较阴。 门渐渐打开,眼前顿时呈现深蓝昏暗的画面,烟从裂开的门缝缓缓涌入。沉重的轮子声慵懒地被拖拉进来。三双脚随后走了进来,两双蹦蹦跳跳,一双累赘。她用食指按了一下楼层的号码。我往她的购物手推车睐了一眼,只有一个手提袋和一个服装店的纸袋。幸好,当时没太多人。她并不觉得自己很奇特,异乎寻常。我与谊妹快速互望一眼,心照不宣。一会儿,有限的空间依着她按的亮灯号码停下,门再度裂开,她的手推着手推车,吩咐孩子紧跟随,落落大方地出了去。 ...

你的 名字

灵魂 的 交换 也让三叶和泷体验到不一样的生活环境。当三叶开始享受 东京 的生活,而泷也体验跟大城市不一样的 小镇 生活时,他们却突然不再 交换灵魂 了。此时,感觉失去了什么的泷决定和朋友们到糸守町寻找三叶。但到达糸守町时他惊讶的发现,糸守町在3年前就被一颗每逢1200年造访地球的迪亚马特 彗星 给摧毁了,三叶及家人也在这场灾难中死去......   终于将日本动画电影《你的名字》的小说版读完。当初会买小说,是因为错过这部动画,结果读了一部分发现高中生的爱情

医昧

“怎样,满意吗?”朋友放下风筒拿起镜子,让她检查後脑勺的‘蓬’发。本来干扁的毛躁头总算被驯服了!发际透出淡淡牛奶香,她闻之大喜,忙不迭点头称谢。“哎呀,二十几年老同学了,客气什麽呢!”朋友举手投足间尽是灑脱,哪像她那么拘谨。明明在同一乡镇长大,毕业後却不曾碰面。偶尔在脸书上会看到彼此的分享,如此而已。最近她突然想起对方自立门户已多年,据说做得还不错。反正城里不论理发护发都贵得不像话,不如找天光顾去!就这样,阔别多年的老同学重新有了交集点。 朋友坚持只收个象徵式的友情价,...

认真你就输了

有一些绘本,很认真。探讨的是非常严肃的课题,例如死亡,例如品德,又或者是双亲离异等问题…… 有一些家长,也很认真。选择绘本的时候,都会希望能达到一些目的,例如教导孩子诚实,例如让孩子学习分享,又或者激励孩子努力向上…… 有一些绘本,其实很废。作者创作它出来纯粹是为了娱乐大家,甚至只是想娱乐他自己。完全是没有抱着什么教育性,或是目的性。这样的绘本,你能接受吗? 我非常喜欢奥利弗.杰夫斯所创作的《大树上的难题》,这本非常无厘头的故事,每一次我念都会跟孩子笑成一团...

衣语     

好几位同事都曾问我,我上班的衣着打扮是否须要花很长时间。我笑说,不用,每逢星期天晚上,我惯常把整个星期的上班服式全想好,先拿出来,以方便我自己,不必每天上班前才想该穿哪一件,或是否另外要搭配些什么,所以较省时。我这习惯竟然让他们觉得惊讶。 服装的颜色与搭配无论大胆与否,若妥当,就会引人瞩目,对我而言,这还是其次,最要紧的是服装会影响本身的心情,所以我不想随便把衣服、裤子和鞋子套在身躯踏出门。我把上班服式和休闲服式分得很清楚,简直是“河水不犯井水”,提醒我精神工作的上班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