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屋 的宁静

长途跋涉后,走入位于砂拉越木中省的Rumah Panjai Pelow长屋,感觉一股宁静,稍微安抚了旅途的疲惫感。我选在一个角落进行素描,周围的丛林一直传来各种声息,但长屋始终是宁静的。这份宁静固然舒适,但又令人担心,人口外流的传统长屋,未来如何是好?...

这些年我们喝下的“ 尿啤 ”

尿啤 其实是对市面上常见的商业啤酒,一种贬义的称号。我们市场上容易购买到的许多啤酒品牌,都是属于 “尿啤”。因为这类酒属于近代市场商业化下的产物,为了经济效益,利用廉价原料,酒体稀释,忽悠营销等行为,生产出这种口味清淡,淡黄色的“便宜酒”。这类啤酒对于“真正啤酒”爱好者,尤其是“精酿啤酒”爱好者来说,都是不能释怀的,所以才会冠以“尿啤”的封号,就是说喝这类啤酒就等同“喝尿”的体验。   “尿啤”其实是对市面上常见的商业啤酒,一种贬义的称号。我们市场上容易购买

巴士站 的来来去去

搭巴士的岁月里,经常要重复出现在某个巴士站,等着某些号码的车,往返在某些路上。在巴士站,每天会遇到同样的脸孔,也会遇到不同的脸孔,有些我们大概知道他们去向何方,有些我们不知道。小小的简陋的巴士站,记录着那许多人流动生活的一部分,唯一在流动中静止的,或许是小窗口内的售票员,以日复一日模糊的表情,递票收钱。...

肉骨茶 是最草根的

肉骨茶 从容器到沾酱,都出自当年华工在南洋生活中最容易取得的材料,这是看到什么吃什么的庶民精神。而先辈就靠着这种精神,坚强的繁衍在南洋,并开枝散叶。   维基百科上发布的是一则肉骨茶始于李文地说。 而不知从何时起,有一段截然不同的说法是这样的—— 早年,虽然中国频频海禁,但许多人仍然投向浩浩大海远走他乡,中华儿女乘风破浪探寻属于他们的桃花源。在这个过程中,无奈的故事特别多,人们依靠着乡亲的肩膀,试图从中突围。而在那个年头,当载满香料的船只

西里京 小贩生活

西里京(Serikin)位于砂拉越和加里曼丹边境,距离石隆门(Bau)镇不远,有一个热闹的市集,是当地闻名的旅游胜地。西里京的道路两旁,一字排开都是档口,档口后方的村屋,有些也摆卖各自的产品。在这个市集上,你可以买到各种用品和食物,当然还有砂拉越和印尼的手工艺品如串珠、藤具、木器等。 这个素描画的是一个卖零食和冰水档口,在等客人上门的时候,小贩坐在位子上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个市集每天出入着砂拉越和印尼人,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虽然位于郊区,但是接触过世界。...

十月 啤酒节 OCTOBER FEST

说起十月 啤酒节 ,也许很多人不太留意——其实真正的十月 啤酒节 OKTOBER FEST,是 “K” 而不是 OCTOBER 的 “C”。真正的OKTOBER FEST,在某种程度上只属于德国专属,也就是只有德国可以主办 “OKTOBER FEST”。   说起十月啤酒节,也许很多人不太留意——其实真正的十月啤酒节 OKTOBER FEST,是 “K” 而不是 OCTOBER 的 “C”。真正的OKTOBER FEST,在某种程度上只属于德国专属,也就是只

到处留 情(三之三)

翻动的影像突然中断了,就如一段后来退色的 友谊,在不知不觉中不再 美好 ,不再继续。不小心摔破一只心爱的碗,在生命中失去的只属芝麻蒜皮,或许还有更多重要的人与物终将失去。失去一份单方面珍惜的友谊,也不过仿若失去了那心爱的碗,多年后总得让它随青少年岁月漂流远去。   ♦ 04011999(星期一)3:58p.m. 金河广场的喧哗与拥挤赶不走可恶的误会。虽然围绕的环境热闹无比,但我们三人感到分外冷却,舌头冷凝僵硬了,连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到处 留情 (三之二)

布赖恩拿了几件衣服和摄影机放进 行囊 里,我和约翰则整顿行李,三人齐迁移至闹市中心的 旅馆 住两宿。我与约翰匆匆地在夜晚来到了布赖恩的租房,现又匆匆地在白昼离开,我们这回的来去就只遗留下那么一条挂衣服的绳子在他的房间。   ♦ 02011999(星期六)11:00a.m. 漫步双威环礁湖水上乐园,我与约翰已遗失了大马高级教育文凭考试时的一脸忧悒,尽情奔放,寻回失踪已久的无拘无束感。 我们三人首先坐上摩天轮。好久没坐摩天轮了,犹记得五岁的我,父亲抱

到处留情(三之一)       

写 日记 的习惯在念书的时期已经断了良久,因为觉得几乎每一天都过得一样,是否日子太平凡?抑或自己的生活忒乏味?倘若不是再翻阅日记本,还有里头夹着的杂记稿纸,或许一些仅有的特殊感觉与精彩片段将被埋藏,甚至被遗忘。 品尝记忆中的感觉,部分还保存着,部分已流失了。颇有兴趣的是映出我第一次乘长途巴士的影像,感觉忽浓忽淡,忽深忽浅。那是我先修班大考后的一段。 两旁的景物向着我后退,前进的速度相当快……   ♦ 01011999(星期五)    ...

京都 蓝瓶咖啡馆

设计师保留了大部分的木造結構,再加入了水泥墙与落地窗等现代风格元素,在新与旧之间取得很好的平衡。当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斑驳的墙面时,老旧的町家室内突然间变得柔和温暖,两栋古老的木造建筑又重新获得了新的生命和使命。   独自一个人在日本的京都流浪时,突然想在暖暖的春天里喝一杯冷咖啡。于是就背起了相机启程,去著名的蓝瓶咖啡馆朝圣。 迷了两次路,搭错了三次巴士,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被我拉成了一个下午。 蓝瓶咖啡源于美国,至今在日本已经有八间店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