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常青班兰

常青班兰

你家是否也种了这个?这株零难度栽种的热带香草,几乎家家户户门前屋后都有吧。听说它爱湿热的环境。露地栽培的话,只要早晚浇一次水,既像野生植物般越长越大丛,彷佛取之不尽,用之不尽。而,柔韧扁长的叶片经轻轻一搓,淡淡香气即绕鼻而走。呵呵,班兰叶-我们总是Pandan,Pandan 的唤它。除了那缕天然芳香,它还能当绿色染料,自然成了我们最爱使用的香草料理了!

不止呢,坊间多年来都相信,它的香气不但可以驱赶蚊虫,对於纾缓紧张情绪也有极大的帮助。早些日子我无意间看到它还具蟑螂排斥的成份,不免喜出望外。自此以後,逢回家都会和父母要一些。把它放在车厢和衣厨等封闭空间,让它达到足够的浓度,自然就能产生驱赶蟑螂的效果了!唯一两个星期过去了,青绿色的叶子转成枯褐色了,我知道又是回家的时候了。

狭长的叶片,手巧的泰国或马来女性喜欢把它编成小篮子;也曾看过有人在网络上分享如何把它折成一朵朵的绿玫瑰。还有,叶子被摺成盒子盛载餐点的也有。绿叶入馔咸甜皆宜,兼具清热消暑功效,真不愧是东南亚菜的代表调料之一啊!是的,犹如百变星君,才卸下驱逐害虫的使命,它一忽儿又跳入厨房成了翩翩起舞的绿精灵。而吃泰国餐的时候,我总会点一份Pandan Chicken(香叶包鸡)。泰国人喜欢把香兰叶当做野姜花叶,像裹粽一样,把叶子摺成三角形状,再放入腌过香料的鸡肉,收尾处以牙签固定,最后放入热油中烤炸一番。须臾,一道令人垂涎欲滴的精致美食即出现在眼前。

回到初始的情分

此外,它也是娘惹(nyonya)糕点所不可欠缺的食材。小时候,偶尔左邻马来友族自家的班兰叶刚好不够用,就会过来和我们要一些。没多久,再次唤我们的时候就会笑脸盈盈捧着一大碟香味四溢的糕点来到我们面前。哗!班兰丝卷糕点、九层糕、onde-onde、双层糯米糕(serimuka)等,琳琅满目,看得我们目不转睛,也顺水推舟成就了我们当天的High Tea 小派对了!几片班兰叶换来如此丰盛的糕点, 多划算啊!

右舍阿清嫂也试过以新鲜班兰汁混合椰浆和鸡蛋,制成香呼呼的咖央(Kaya)后欢天喜地端过来。礼尚往来,母亲当然也弄了吐司面包,再泡一壶浓浓咖啡乌款待。於是,一个惬意的午後就在咖央、面包以及咖啡搀合的美滋味和清朗笑声中悄悄溜走。

班兰叶是椰浆饭 (nasi lemak)的灵魂。偶尔母亲心血来潮,会从院子里摘几片让它和椰浆、黄姜等结伴和白米跳一场圆舞曲。至於豔阳高照的午后,母亲再摘几片,洗好打个结,投进锅里熬一熬,润喉沁脾的甜汤就现身了。至於煲什么汤,就依当天心情而定。有时是薏仁汤、有时是蕃薯汤、又或者红豆汤、绿豆汤等。“糖水来得正是时候”!往往热得头昏脑胀的时候看到一碗一碗的糖水,我们必乐翻天。以前的小孩子,那么容易就满足了!

而冬至将近的时候,母亲在搓汤圆之前,会先把班兰叶捣碎,加入少量水挤出绿色班兰汁,混在糯米粉里搓成一粒粒的汤圆。做好的绿汤圆又香又滑又亮丽,吃了心花怒放呢。这“绿”岂是一般化工色素所能取代?母亲手搓的暖意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交待?

渐渐长大以后,看见超市里的戚风蛋糕口味层出不穷,香橙咖啡草莓蔓越莓乳酪巧克力奶油等,你说得出的都有!可吃来吃去,我还是觉得最初的班兰,经由时间洗炼仍百吃不腻。正如日本散文作家森下典子所言:“吃一口就回想起生命过往的岁月,以及那些随着世代更叠的美味记忆。”对于我,班兰原味的丰富动人为何无法被取代?是那份情怀作祟吧?

生活罅隙上温暖的补丁?父母的爱是生命应然吗?

常青班兰

今天看到父亲再次把一大袋的班兰叶置入我车厢。他知道我懒得动手,切割好的叶子,一片片细细长长的都帮我对半折好,再三五片以橡胶圈绑了,一小捆一小捆集中好,装入胶袋。有一回我在不近不远的距离内偷偷望向父亲。清癯瘦削的体格,一把年纪了仍精神瞿铄,满脸是光。硬朗的腰板是他为人正直最好的标签。斑驳苍劲的双手刻记着他多年来为这个家不辞劳苦的奔波与付出。

我深谙父母凡事以子女为轴心的情真意切,早餐时特别强调班兰叶迟些再摘噢反正不急,父亲看似漫不经心,却还是拿了小凳子到院子里坐着切了好一大丛。太阳愈来愈热情,儿子骑了小铁马要过去凑热闹,可是却不知他把目光投向何处。父亲不徐不疾整理着手中的班兰叶。每一小节都透出一丝不苟的严谨,正如他无论做什麽大小事都认真不怠慢一样。 而我,只是木着身子呆望,似视而不见,却有说不出的纠结。我突然想起个故事来了:

从前有一颗苹果树,它很喜欢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每天都到它周围玩耍,有时候还爬到它的身上嬉闹。男孩用苹果树上的叶子编织帽子,抓着苹果树枝盪秋千,肚子饿了就爬上树摘苹果吃,玩累了就在苹果树荫下小歇。苹果树有了小男孩作伴,满心欢喜。渐渐,男孩长大了,不再需要苹果树了,好久都没有回到它身边。苹果树非常寂寞,黯然神伤。

终於,男孩变成男人了,他来到苹果树面前,苹果树激动得不能自己:“啊……你终於来了!快,抓着我的树枝盪秋千,或摘个苹果来吃吧!像小时候一样无忧无虑的,多逍遥多自在啊!”

“不不,我太忙了,哪来的閒情啊!”男人一口拒绝。踌躇片刻,他开口了:“我……我其实想为我的妻儿建一间房子,你……你能不能帮我?”

“啊,我还以为你遇到什麽大难题了!快,砍下我的树枝去盖房子吧!“苹果树坚定的说。男人迅捷砍下苹果树所有的树枝,走了。

好久好久,苹果树都没有再见到男人。它难过到了极点。多年後的炎炎夏日,它总算看到熟悉不过的身影,欣喜若狂。“你终於来了!来,我们像小时候那样玩个痛快,好吗?”男人摇摇头:“我……我想要一艘船,到远方看看,你能帮我吗?”“啊……来!砍下我的树干去造船吧!快!”苹果树为自己一次一次帮助男人完成梦想而感到高兴不已。男人远航了,这一去又是好几年。

白发苍苍的老年人再次回到苹果树身边。“唉,看到你真开心啊!可是……可是很抱歉,我已经没有什麽可以给你了……我结不出果实,你没苹果吃了;我没有树枝,你不能盪秋千了,我没有树干,你也不能爬上来玩了。”老态龙锺的苹果树有说不出的无力感,它说着说着老泪纵横。男人摆摆手,静默不已。

苹果树见状更难过了:“我多希望你像小时候那样快乐,但我什麽都给不了你了,我……我现在只是一棵老树桩。”老年人缓缓的摇头:“我现在只想要一个地方坐下歇息……”苹果树听了顿精神一振,挺直了身子:“啊!老树是最适合你休息的地方了,来,快坐下!好好休息吧孩子……”老人坐下来了,苹果树为了能为他尽的最後这点绵力开心得说不出话语……

时移味醇

如果说班兰叶是我们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作料,父母的爱何尝不是。偶以素面示人,更多时候却得化作烈士,任人搾取汁液—— 班兰叶片微直线褶折,或带状剑形或狭披针形,上部偶具细锯齿缘或细刺缘,彷佛一再提醒我们虽然它身高不过几十公分,却踌躇满志。那份使命感,和父母因为孩子油然而生的皆所同然。淡粉白色的叶背或许毫不起眼,可叶面浓郁的豆绿色却傲然向世界宣示它蓬勃的生命力。这不也像极了父母愿意为了孩子而竭力成为他们心中永远的常青树一样吗?

我的成长过程中,父母所赐的爱的养份,恰似早春的丝丝微雨,温润细无声。我以为那不过信手拈来,不过平易无奇,以为它也像班兰叶一样取之不尽。执笔凝练心念,透过身心悉以悟之,才惊觉那一亩一亩的爱,是一涓又一涓绵细的溪水,缓缓漫过身,隽永之意汩汩而生。令人低迴的情韵在耳畔绕啊绕,暖意盈盈。

尽管世态丑恶,嘤嘤之声不絶於耳,我还是愿意相信,父母无条件的爱洵为不辍的真谛。那乃是引领我走向自我度化的进境。隐没在心的情思临风来去自如,所有美丽的温馨的情境,都一一被挂在眉梢了。我所获如此,夫复何求。

(Visited 149 times, 1 visits today)
筱琳子
多家杂志和网站撰稿人,生命裡离不开音乐、咖啡、旅行。乐与文字纠缠不清;从以前的爬格子到今天的键盘敲字,温热的心不曾离席。期许继续本着一颗探索“快乐”的心出发,好好认识自己;祈愿继续透过出走,收集最温柔的光和热,对生命的惊服和热爱,可以愈深愈坚实。更多作品,欢迎浏览: http://wanka365.com/author/wanka24/ http://www.read-life.com/?s=筱琳子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