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不纸如此 > 当花中四君子到了英国

当花中四君子到了英国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件开心的事:我考上英国衍纸协会(UK Quilling Guild)的衍纸基础认证(basic accreditation)了!换句话说,我的衍纸技术与能力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受到衍纸前辈们认可了。这对于自学衍纸的我来说是一份很大的肯定。那感觉不亚于做研究的学术论文被有影响力的学术期刊接纳发表了。

据知,目前世界上有好几个衍纸协会(下次再跟大家介绍),但其中提供衍纸认证的只有两个:英国衍纸协会及北美衍纸协会(North America Quilling Guild)。两个协会的认证资格要求基本相同,即必须是该协会会员一定的年数以上。这么做的目的估计是为了确保申请考核者至少具有一定的衍纸基础。

图 / 第一部分的基础考核。

我所考上的英国衍纸基础认证的考核内容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五大基础技术的考核。在每一个基础技术种类下,“考生”必须卷出并捏制各种基本衍纸卷造型。听起来似乎容易,但我在通过审核后收到附上的审核成绩单后才知道这个部分的评分是非常严谨的。负责审核的评估员会一一检验每一个卷纸造型,从卷型是否符合规范、胶水的痕迹是否显著等都不放过。然后在针对每一个卷打上“非常差、差、可以被接受、好、非常好及优秀”的评分。综合上述五个基础技术得出第一部分的评分。

图 / 作品<花中四君子>的菊。

第二部分则是综合能力的考核。考生须呈上一或两幅衍纸作品,而其中一幅必须是原创作品。审核的内容除了技巧的展示,还包括创作力(阐明创作灵感或来源)以及组合力——写出如何制作各种图案造型的步骤工序(包括绘制图形)。这个部分如果以科学用语来说明,我觉得像“应用科学”(applied science)。最后,评估员将针对考生两个部分的能力及整体表现决定考生是否符合标准而可获得认证。

我在第二部分的考核只呈上一份原创作品,即花中四君子(The Four Gentlemen Among Flowers)。原本我想做一幅有婆罗洲土著图腾的作品,但考量到技能手法等的局限(考核有一定的技法要求),最后我决定取材中国画里的四君子。其实“四君子”这个想法即使在未决定报名认证考核以前就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但我一想到要付出的心力和精力就作罢。这一次借着认证考之动力,我便把心一铁,拼了!

图 / 幽静的兰。

所谓花中四君子,指的是梅兰竹菊。它们分别代表傲、幽、坚、淡四种君子之风,是中国历代文人雅士画家喜爱的创作题材。我仔细研究了中国画里的四君子图,发现表现手法皆走极简风,不会太特意去勾勒出植物真实的样子。大师们主要着重于意象意境的营造。如果用衍纸手法来创作,我就必须思考要如何设计,即能充分展现衍纸的技巧特色又能保留一点中国画的感觉。

于是,我决定把梅兰竹菊做成有远近的布局。作品以绽放的黄菊为主,点缀几枝淡雅的傲梅(舍弃红梅)及几根青竹。兰花则为了凸显其幽静而独自占据一方。四种植物皆只见一部分而不见整株茎叶。作品亦仿中国画的风格而做了大量的留白。另一方面,我把菊花、兰花及梅花皆做成立体的造型而非一般平面的衍纸设计。这样既表现了衍纸的特色又让作品看起来丰富有层次。

图 / 你若芬芳,蝴蝶自来。君子只要有高风亮节,自有懂得赏识你的人亲近你。

这么一幅有中国意向的作品是否能打动受西方文化熏陶的“考官”的芳心呢?结果,我这幅作品获得的评语是:The design concept of the artwork piece is original and interesting, with excellent use of layered shapes。看来文化背景固然会有不同,也可能影响个人的审美观,但只要是认真用心创作并具有美感的作品,就一定可以打破文化的藩篱,触动到人心。

(Visited 119 times, 1 visits today)
马湘茹
『Paper N Quill』当家的,『9号课室』园丁,是典型的书虫。本来规规矩矩地在实验室里做分子生物学研究,因为一次不规矩的出走而闯入纸世界玩得不亦乐乎。除了玩纸,也喜欢养多肉、写写字。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