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  

小时候,很喜欢看故事书。有个民间故事,主要的情节和中心思想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可是却忘了故事的主人翁是否门神,直到最近上网查寻,才重获那丢失的记忆。原来那是黑白无常的故事。

传说黑白无常在世时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情同手足,一个叫谢必安,一个叫范无救。一天,两人相约老地方,一座桥下晤面,不料,乌云密布,在前往半途的必安就回去拿伞。大雨滂沱而下,溪水暴涨,已在约定地点的无救深信必安不会失约,所以坚守于桥下。溪水愈涨愈高,由于无救个子矮小,很快就被灭顶。必安到达的时候,发现无救被淹死了,相当难过,跳河自尽,但因为个子太高,水淹不死他,所以上岸后便在桥边的一棵树上吊自杀。范无救死之时,心中带着怨恨,以为谢必安没来赴约,所以他的脸是黑的,也就是如今我们所认识的黑无常,而谢必安因吊颈自杀,所以他的口是张开的,舌头总是伸得长长,也就是经常与黑无常出现的白无常。

黑白无常

当时,看完这个故事的我,单纯地对母亲说,他们俩都很傻。母亲笑着回答,要学习的是故事的价值观。上了中学,记得有一次收拾家中的书本,看到这本民间故事便重新翻阅自己的记忆。当我重读完这个与约会有关的故事时,倏忽感动,似被最美的友谊和价值观轻抚,温故知新。

从民间故事走出来,跨入现代门槛,看了看身边的一些朋友,狠狠地笑着对自己说,人改变了环境,环境也同时改变了人。与古代相比,现代人对于约会的重视度仿佛较低,守约这码事儿似乎变得可有可无,或许在大部分现代人的眼里是一种无形的约束,没有“守”(依照规定行动)就必定能随时都抱持自由度,美其名,称之为“不羁”、“即兴”、“这就是我”。

距离,或许使古代人更为注重约会。古代交通不便,除了靠双脚,人们只有靠一些家畜如马、人力轿子和舟代步,要到达约会地点得费很多时间,去远的地方甚至得耗上年月,加上那时未有电话、网络,先前约定的日子、时间和地点就不轻易更改或取消,信用与承诺在约与被约者身上都显得相当强烈。

来到现代,科技发达,一个触碰、点击,随时可以改变主意,除了与饭碗有关的公事约会,在其他约会“放飞机”和爽约都不见得有何大不了,“感受”在这种约会中犹如墙角的灰尘,不屑理会。

回想中学时期至今,被人爽约的经验不算多,但令我上火的,却蛮深刻,尤其是给最要好的朋友爽约。而对于一些经常把约会挂在嘴边的朋友,我的免疫力已愈来愈强。

最近的一个星期五下午,发了一则简讯约一位久没见面的朋友,他回复我“Try to see you on Sunday”。最终能会面与否,他也没让我知道,不了了之。对待他,我已不像过往那么傻,腾出那一天的时间来等他。唉,现代人的约会真的如黑白转变的速度,无常。

文/ 豪迈  转载/《星洲日报 • 星云》 201493日。

(Visited 174 times, 1 visits today)
豪迈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巧言令色,鲜矣仁。喜欢用文字说话;喜欢听歌词、说电影、偶尔在大庭广众唱唱歌。虽是马来西亚人,却竭尽所能地追求标准华语。曾在利物浦拿了张毕业证书,目前卖字糊口。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