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河内到世界的衍纸商机

到河内旅行,除了滑口的Pho、香浓的越式滴壶咖啡、嚼劲十足的棍子面包、川流不息的电单车、婀娜多姿的越南姑娘......你还会想到什么? 不说你不知,原来河内也产衍纸手工艺品。 衍纸,是从英语Quilling翻译过来,是大陆用语。“衍纸”一词有“纸的衍生品”的意涵在里头。在台湾,这门纸艺则直接意译为“捲紙”。Quilling原来的意思是指用鹅毛笔(quill)卷动纸条,所以quilling其实就是把细长的纸条卷成一圈圈,再拼制成各种造型的艺术。除了quilling,衍纸亦称作p...

带着幸福蜗牛趴趴走

几个星期前的某个傍晚,下着滂沱大雨。适逢周一的下班时间,再加上雨,我和所有人一样塞在车龙里,只能龟速前进。这一路下去,要经过好几个红绿灯,我猜测还要等上好一段时间,才有办法到家。 眼见前方的灯转红了,车龙不再移动。有点不耐烦又无聊的我于是掏出手机准备滑一滑脸书,一抬头却看见两只蜗牛在车座前盯着我看。 它们两个,一个伸舌、一个咧牙,用一种气定神闲又有点戏谑的神情看着我,仿佛在问:你就不能不看手机?好歹看看外面的雨?看看我们俩?哪怕就那么一下?受到挑衅的我自然不甘示弱地干脆放下手...

智慧就在指尖上

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Sukhomlinskii)说过:“儿童的智慧在他的手指尖上。” 苏霍姆林斯基是一位人文教育家。他一生的教育理念就是通过自然的美、艺术的美与人际互动的美来启发孩子成为一个人格高尚的人。这一句话的意思是,通过各种手部的操作训练可以促进儿童的智力发展。 如果从脑部的结构来看,在人类的大脑皮层各种感觉和运动部位中,管手的部位所占的面积很大。所以当儿童在动手做手工比如折纸、剪纸等,锻炼的不止是手部的大小肌肉,其实还包括大脑很大的一块区域。这就是为什么当儿童在...

那些年,我们依恋的纸生活

想象一下一个悠闲的下午,你独自坐在咖啡厅的一角,一边啜饮咖啡,一边等待着那赴约迟到的朋友。假如生活在一个没有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的年代,你大概会随手翻阅咖啡厅书架上的杂志或心灵书籍。又或许,咖啡桌上刚好有餐巾纸,而你身上又带着笔,你就会开始在餐巾纸上涂鸦、书写。 是的,在还未有电脑、网际网络、3C产品的年代,我们的生活时常与纸为伍。你还记得初次给笔友写信的感觉?又或是写信与远在他乡的好朋友、心上人联系的那些日子?我们细细挑选信纸,从颜色、图样到香味无一不精心挑选。接着,再一笔一字地、十分慎重...

生活不纸如此

如果不是因为一次偶然地发现并迷上卷纸(quilling)这件事,我想我应该不会对我们身边再普通不过的纸产生想进一步了解的兴趣。 纸,在我过去的认知里,几乎就是等同于书本、杂志、报纸等刊物。如果把这范围再扩大一些,还可以加入面纸、厕纸、食物袋和礼物包装纸。这些都是我们寻常人家在日常生活里最容易接触到也接触最多的。有时候,我也会有一丝地好奇,为什么有些书在书架上放久了,页面容易发黄并产生斑点,可是有些书的书页却依旧如新?为什么报纸的纸和杂志的纸,虽然都是薄薄的,可摸起来的感觉大不相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