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罗浮宫玻璃金字塔(II)

我们之前里解了罗浮宫的外观设计理念之后,我们走进玻璃金字塔里。 金字塔里有一个平台,贝聿铭用他一贯的旋转式楼梯把我们带下了大厅,绕一圈下来让旅人对整个空间获得初步印象。博物馆大厅是整个地下空间的起点,也是中心点,在这里可先到资讯处去拿一份免费且有各国语言的导游图。 ...

巴黎罗浮宫玻璃金字塔

每次说到罗浮宫,人们都立刻想起那座玻璃金字塔。但你们知不知道,罗浮宫其实是指包围着玻璃金字塔的建筑? 11世纪末,为了保护巴黎不让诺曼人及英国人的入侵,菲力蒲奥古斯特(Philippe Auguste)建立了一座城堡-罗浮宫。经历了8个世纪的整修扩建,曾在1750年被提议拆除,也曾在1...

2017伦敦蛇形艺廊

每年夏季,英国伦肯辛顿花园(Kensington Park)里的蛇形艺廊(Serpentine Gallery)都会邀请一名建筑师在艺廊前面的空地上设计一座临时馆。自从这个计划推出以来,各国的建筑师大力响应,而遊客和世界各地的建筑设计爱好者都慕名而來欣赏不同的设计師在同一片草地上塑造他们心里最理想的...

光与水的对话

今天想带你们去看看地铁站。 2010年,建筑师WOHA在新加坡设计了一座可以用来通车的反射水池。 记得第一次上学搭地铁的时候,在汹涌的人群里穿越,走下了两道长长的自动手扶梯,转了几个弯,再挤过迷宫般的百货商店里才走到了地铁站的入口。地铁站里唯一的光源是微黄的荧光灯,手机没有讯号,

奥地利维也纳建筑之旅的小小感想

说到奥地利,大家都必定会联想到施华洛世奇及古典音乐(莫扎特的故乡),或许很多人不知道其建筑不只限于古典建筑,现代建筑技术亦可以说是一流。那年夏天有幸和伙伴们到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进行建筑观摩之旅,打开视野感受西方文化冲击之余,也享受穿越这座城市中,新旧建筑共存共荣的不同空间。 古典建筑如维也纳音乐...

新与旧的对话

那天8度,电车旁的两排枯树从我身边划过,风景停在一个离我家不远的电车站。抓紧寒衣走进风景里,目的地是墨尔本天主神学学院(Catholic Theological College)。 21世纪之际原本坐落在郊外的天主神学学院搬迁到了市中心里,而这个地点当时住了另一所建筑 -大教堂...

之间 (in-between)

在建筑设计学里,“之间”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墨尔本皇家科技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我专研了“之间”这个主题并开始探讨那些未被特别定义的空间的利用价值和它们可以被改进的方式。我开始在那些被高级餐厅塞满的巷子和那些被人们用垃圾唾弃的后巷里发呆,消化,然后再把他们閲览多几遍,让这些“之间”在我的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