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蓝瓶咖啡馆

设计师保留了大部分的木造結構,再加入了水泥墙与落地窗等现代风格元素,在新与旧之间取得很好的平衡。当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斑驳的墙面时,老旧的町家室内突然间变得柔和温暖,两栋古老的木造建筑又重新获得了新的生命和使命。   独自一个人在日本的京都流浪时,突然想在暖暖的春天里喝一杯冷咖啡。于是就背起了相机启程,去著名的蓝瓶咖啡馆朝圣。 迷了两次路,搭错了三次巴士,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被我拉成了一个下午。 蓝瓶咖啡源于美国,至今在日本已经有八间店铺。

未来的旧建筑——中银胶囊塔

喜欢去日本旅行的朋友,也许会知道今天要分享给你们的建筑每中银胶囊塔 (Nagakin Capsule Tower)。 在日本东京市中心,坐落了一栋外观充满科技感,但又陈旧的高塔,她是中银胶囊塔。这栋建筑的设计师,同时也是我们马来西亚国际机场KLIA的设计大师,Kisho Kurokawa - 黑川纪章。 在毕业之后,黑川纪章与一群志同道合且带著伟大理想的设计师,努力推广”新陈代谢建筑概念 (Metabolism)”。那时候的他们已经坚信著,未来的城...

巴黎罗浮宫玻璃金字塔(II)

我们之前里解了罗浮宫的外观设计理念之后,我们走进玻璃金字塔里。 金字塔里有一个平台,贝聿铭用他一贯的旋转式楼梯把我们带下了大厅,绕一圈下来让旅人对整个空间获得初步印象。博物馆大厅是整个地下空间的起点,也是中心点,在这里可先到资讯处去拿一份免费且有各国语言的导游图。 在入口检完票后,我和妹妹各租了一架声音解读器。在博物馆里漫游的同时听著对古代展示品的详细解读,就可以徜徉在超越千年的时光隧道里,用耳朵里的故事拼凑成眼前的实体,在空气凝结的时候,...

巴黎罗浮宫玻璃金字塔

每次说到罗浮宫,人们都立刻想起那座玻璃金字塔。但你们知不知道,罗浮宫其实是指包围着玻璃金字塔的建筑? 11世纪末,为了保护巴黎不让诺曼人及英国人的入侵,菲力蒲奥古斯特(Philippe Auguste)建立了一座城堡-罗浮宫。经历了8个世纪的整修扩建,曾在1750年被提议拆除,也曾在1871年经历了一场大火,罗浮宫才形成了今日的格局。 我们把这篇的重心放在大家都看过却也许不理解的玻璃金字塔。为什麽一座看似普通的金字塔会举世闻名?而为什麽那麽多人不喜...

2017伦敦蛇形艺廊

每年夏季,英国伦肯辛顿花园(Kensington Park)里的蛇形艺廊(Serpentine Gallery)都会邀请一名建筑师在艺廊前面的空地上设计一座临时馆。自从这个计划推出以来,各国的建筑师大力响应,而遊客和世界各地的建筑设计爱好者都慕名而來欣赏不同的设计師在同一片草地上塑造他们心里最理想的临时馆。 今年6月,來自西非布吉納法索的建筑师Diébédo Francis Kéré,再一次为这片空地赋予新的灵魂。他把西非生活里的光和氛围都带进了伦敦的肯辛顿花园...

光与水的对话

今天想带你们去看看地铁站。 2010年,建筑师WOHA在新加坡设计了一座可以用来通车的反射水池。 记得第一次上学搭地铁的时候,在汹涌的人群里穿越,走下了两道长长的自动手扶梯,转了几个弯,再挤过迷宫般的百货商店里才走到了地铁站的入口。地铁站里唯一的光源是微黄的荧光灯,手机没有讯号,浅浅的压迫感,失去与世界的连接,难免恐慌。 WOHA明白这些地下铁的通病,所以他们把一座水池建在公园里,然後再把地下铁站设计在水池底下。这座位於新加坡历史城市核心区的地铁站,

奥地利维也纳建筑之旅的小小感想

说到奥地利,大家都必定会联想到施华洛世奇及古典音乐(莫扎特的故乡),或许很多人不知道其建筑不只限于古典建筑,现代建筑技术亦可以说是一流。那年夏天有幸和伙伴们到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进行建筑观摩之旅,打开视野感受西方文化冲击之余,也享受穿越这座城市中,新旧建筑共存共荣的不同空间。 古典建筑如维也纳音乐协会大楼(Wiener Musikverein),大楼内共有六个大厅,而里头最出名的金色大厅,其声学的设计可非一般。闻名世界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每年都在这里进行新年演出,导览员告诉我们...

新与旧的对话

那天8度,电车旁的两排枯树从我身边划过,风景停在一个离我家不远的电车站。抓紧寒衣走进风景里,目的地是墨尔本天主神学学院(Catholic Theological College)。 21世纪之际原本坐落在郊外的天主神学学院搬迁到了市中心里,而这个地点当时住了另一所建筑 -大教堂学院(Cathedral College))。大教堂学院以新歌德式(Neo-Gothic)风格闻名,这种风格始於1740年代的英格兰,并在19世纪的复兴运动传至澳洲。尖拱的窗口,花...

之间 (in-between)

在建筑设计学里,“之间”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墨尔本皇家科技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我专研了“之间”这个主题并开始探讨那些未被特别定义的空间的利用价值和它们可以被改进的方式。我开始在那些被高级餐厅塞满的巷子和那些被人们用垃圾唾弃的后巷里发呆,消化,然后再把他们閲览多几遍,让这些“之间”在我的眼里繁衍出另外几种被利用的可能性。 其中阿尔多.范.艾克(Aldo van Eyck)和黑川纪章(Kisho Kurokawa)(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设计师)两位建筑大...

只需小创意,闲置公共空间立马闹哄哄。

想要阅读一座城市的细腻度,或许可以从其公共空间开始。为何这么说呢? 在台湾留学四年多的时间里,感受到台北人生活步伐比起家乡马来西亚古晋来得快,但奇怪的是,大家却能够在城市中慢下脚步穿越不同空间。这归功于便利的公共交通系统如公车、捷运、Ubike等,还有完善的行人道系统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我认为在公路上的速度不同,造就人们用不同方式去阅读、体验及发现公共空间的生命力。试想,若生活中的主要代步工具为汽车,有多少人会发现一处转角的美丽而把速度慢下来驻留?反之,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