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人间 起哄,秋天不搭理,过她的日子。

人间 起哄,秋天不搭理,过她的日子。

我的老朋友蔡羽要我写写Covid-19 期间我在澳洲的体验。

面对网上的新旧读者,我抱着分享的心情,

来说说自己对covid-19 延伸出来到的现象观察。

我念的是心理治疗,应用不同的心理疗法辅导人们找回身心灵的健康,也因此,我会以自己熟悉的心理知识做为观察的切入基础,包括从疫情看人和人的关系、人和环境的关系。

写的是纯属我个人的观点。

感谢蔡羽的邀约。

落笔的这一天是六月〸二日。所在地是南澳的阿德莱德(Adelaide)。

冬日的天空非常安静。或者说疫情Covid-19 来了之后,全世界的天空都变安静了。本来,我习惯把每天清晨的航班降落时间当闹钟。小小的阿德莱德城,国际航线最频繁往来的就是新航和咱们的马航。然而三月下旬开始,好像其他针对病毒采取防堵策略的国家一样,飞往澳洲的国际航班渐减到最后全面停飞,意味着对外完全切断,陆上的州际边防也封关了,教堂或其他信仰神所、各行各业被迫关门,接着骨牌效应开始了。成千上万失业的人涌进政府官网寻求失业辅助,结果一天之内把官网挤到瘫痪。

当时,我记得南澳的情况还挺不错的,但是政府防堵病毒的大动作給人们带来的精神压力,是不成比例的。和身边的朋友、路上陌生人对话时,我感觉人人心里都有一部科幻片,那些关于未来的电影情节,陆续在现实生活里发生。前所未有的惊慌失措,全球人类都感受到了。

接着大家开始每天盯着感染和死亡人数担心受怕过日子。本来和和气气的一个人,现在受到惊吓了(哗众取宠的媒体,每个小时针对疫情大鸣大放是祸源之一),恐惧占据了心,抢厕纸、互殴、相互怒呛的行为就不奇怪了,从心理上解释这愤怒情绪的源头,就是恐惧

华人文化里有积谷防饥的概念,这是受过饥荒和战争迫害的祖先想出来应急的方法。这一代的澳洲白人或部分欧亚移民普遍上没有太大的历史创伤,他们一般都没有这概念,加上要缴高税的情况下,老百姓都不存钱或存不了钱的,加上现在失业了,房租交不出来如何是好?虽然政府有很多辅助配套,但不是每个人都符合资格,合格者都要自己亲身去办理,要写信、排队、上网填表格,全部都要靠自己,这是非常耗费精神的过程。

人间
社交距离让身边每个人都变成孤岛。(图 / ryedu.net)

当我的课室转到网上的第一天,讲师Jade Roberts 接收到了全班人的焦虑,要每个同学,包括她自己轮流说出这段时间的感想。杰西透露了令人悲痛的消息:她的伴侣有个14岁的儿子,昨晚刚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不约而同地,另一个同学瑞忧虑地说,12岁的儿子最近一直跟她讨论想要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课室一片讶然,大家难过得说不出话。在那一刻,突然发现社交距离让身边每个人都变成孤岛(说突然发现是因为,我本来就喜欢自得其乐,孤岛状态对我没有太多冲击),成人都有此感觉,更何况是还在摸索生命意义的成长中的孩子们,这也让我太沉重了。

当时澳洲林火灾难刚过去,covid-19 跟着来,整个社会氛围,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对于澳洲人来说,一年之内要面对两个重大事件确实是难为。

这难为的背后,有多少的心酸!

天灾人祸,加上疫情,到底给了人类什么提醒?

人和人之间,人和自然之间,是不是需要更多的对话?

生物学家L.V.贝塔朗菲(L. V. Bertalanffy)在1945 年发表了系统理论(Systems Theory),指出人类活在一层又一层的人造系统里。比如,社会是一个大系统,里头有法律、医疗、教育、政治、经济、家族系统等等。想像我们每天张开眼睛,要应付多少个系统的“游戏规则”?有个朋友说了一番话,我觉得蛮有意思:“为了换取进入社会大系统里的入门票,我每天低头工作,努力填表缴税(澳洲的收入税高达40 巴仙,还有一些冠以其他名堂的税),为什么还是觉得离美好生活的目标很远?”我想,他要表达的是,内心的委屈和不满:努力成为一个服务系统的好公民,却每天面对越来越多的生活压力。

工业化之后,人类活在一个越来越“系统化”的社会,生活需要应用理性多于感性,感受都被压抑了,因而人间越来越冷,越冷就越难连接感受,当疫情把大家都变成孤岛,更多时间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反而变得非常困难和煎熬。

人们要在社会系统的框架里活得好,已经越来越难。而Covid-19 好像呼应了人类集体的焦虑不安,提醒人们要重新看待生命,回来重新思考,我们真的需要这些现有的社会系统和框架才能生活下去吗?哪些是我们需要的?哪些是可以再更新再创造?

人间
秋天不搭理,过她的日子。(图 / 蔡羽)

Covid-19 把人们的生活常态打击得七零八落,但是失去了这些常态,我们就没有办法生活下去吗?我个人觉得未必,因为社会系统、个人的生活系统是可以更新的,当你对自己拥有了足够的理解,生命的可能性是无限的。

这段时间,人间少了活动,我的注意力转去观察自然。我在笔记里写下:

秋天到了,

一副优雅、不疾不徐。

人间起哄,

秋天不搭理,过她的日子。

看到叶子悄然落下的姿态,我会感动莫名。四季流转,自然界会相互传递讯息,一片叶子落地的消息可以传遍整座树林,这背后有多少自然界的智慧,也让我感悟到,大自然根本不需要人类(特别是利用权威操控体系的拥有极权的人类),是人类的自我,以为可以主宰一切。

人在大自然面前,要把自我放下、放低,才得以和其他自然界的一切万有共生共荣。

(Visited 131 times, 1 visits today)
叶勤
她的文字,兼具散文的感性和媒体报导的理性,却饱含温度。她热爱观察人性,并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训练。她写人性心理,读来是温暖的,像朋友谈心。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