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哽在心头的一声抱歉

哽在心头的一声抱歉

春天。从亚德雷德市回程的电车上,看到了一个妈妈,表情幽怨,那无声的哀伤里有一种穿透力,扑面而来。

坐在她双膝上一岁多的男孩,美得晶莹剔透,手里拿着玩具,满足的表情。

一直微笑的男孩,非常讨喜。他浑然投入玩赏手中未拆封的新玩具,我惊讶于他没有要求打开玩具,静静流露一种早熟的淡定,每隔不久就转头看妈妈。

可是妈妈,妈妈很落寞,眼神空洞,她看来已经钻入自己某个黑暗的隧道,看不见男孩回头看她时眼里的爱、纯净的光芒。

就算这时候有人伸出手臂,她应该也会视而不见。

妈妈有非常美丽的眼睛,发丝像绒毛散落耳际呼应车厢外金色的阳光,空气中弥漫着她的优雅和哀伤,那画面让我愣住。

小男孩的世界和妈妈的世界同时并存,看起来伸手可及,实则相隔遥远。看着之间心里晕开一种痛。

img_1764
图:/ 妈妈很落寞,眼神空洞,她看来已经钻进自己某个黑暗的隧道,看不见男孩回头看她时眼里的爱、纯净的光芒。

 

这痛是镜子,探照着自己的内心,把某段记忆唤醒了。

我曾经得到上司非常慈悲的眷顾,在有了一对双胞胎孩子之后转为居家办公。大家都羡慕我也很感恩。这个转变,理论上我可以两边兼顾,是两全其美的,于是心中暗喜,对工作充满热忱和创造活力,希望自己全心全意两边付出。

但毕竟工作、家庭、友情全都需要时间经营,虽然有先生、妈妈和姐姐救急做帮手,对于新手妈妈来说仍非常吃力。我毫不自觉地燃烧,最后剩給自己的是过度疲惫的身体。

但我死撑,不相信自己做不来,奋力向前奔跑。中午到幼儿园接孩子下课,又马上送去下午班的托儿中心,路程上,他们一边哭一边央求妈妈陪伴,哭得撕心裂肺,我不允许自己流露疼惜,托儿所阿姨用了很大的力气把他们抱下车,我像一个赶赴战场的战士,冰冷地踩油门绝尘而去。

如今,当年的小不点变成了大男生。我和孩子一起经历了他们成长的点滴甘苦,其中一个让我无法忘怀的,就是他们当时撕心裂肺的哭声。一记起就充满歉意、无法释怀,总问自己当时为何态度无法正确一点,为何智慧没有多一点。

最近这些年接触到了辅导和心灵疗愈知识,了解到把感受表达出来的重要。不论是好的坏的感受,在适当的时机加以沟通或表达,卡住的心灵能量才会再次流动起来。

于是终于有一天,我很慎重地对着两个儿子把事情说一遍,再把自己的歉意说出来,说当年无法看见他们的感受。大男生看着哽咽的妈妈说,哎呀都忘记有这件事了啦。其实他们没有忘记,很开心地接受了妈妈的道歉。这个“接受”对我来说好像终于找到钥匙打开了门一样,让我释然了。

我诚心相信总有一天,电车上的妈妈会像我一样,暮然回首,看见了孩子眼里的爱。(完)

(Visited 125 times, 1 visits today)
叶勤
她的文字,兼具散文的感性和媒体报导的理性,却饱含温度。她热爱观察人性,并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训练。她写人性心理,读来是温暖的,像朋友谈心。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