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人在欧洲 > 搭讪者 健身操教练

搭讪者 健身操教练

健身操教练 问我几次要电话号码,我说我在希腊没有手机号码。他约我傍晚到他工作的餐厅吃饭,然后去散步。他说他喜欢牵着我的手散步。我说你要工作,你忙你的吧,但心想,算了吧你这浪漫派。

 

我在雅典市内游晃时遇到健身操教练(我忘了他叫什么名字),他问我要不要喝咖啡,结果我们去喝了啤酒。

健身操教练45岁,英语破烂,但比一般希腊人好得多。健身操教练早上在学校教健身操,傍晚在餐厅当侍应生。希腊政府为了还债把税务调高,人民只好加长工作时间或找副业来缴税,若逃税被发现,罚款很重。

健身操教练

从健身操教练口中我才注意到希腊的税务真的很高,他们的消费税是24巴仙。意思是我买一杯咖啡1.5欧元,政府就拿了36仙。店家只拿1.14欧元。我尝试想知道人民所得税是多少,但那问题对健身操教练可能太难了。

健身操教练

健身操教练希望希腊能离开欧盟。他说欧盟偏心德国,所做的决定都是对德国有利的,完全没有帮到希腊。健身操教练说他在澳洲出生,有双国籍。我问他若这里生活不下去,为何不去澳洲试运气。他说也许。

健身操教练问我几次要电话号码,我说我在希腊没有手机号码。他约我傍晚到他工作的餐厅吃饭,然后去散步。他说他喜欢牵着我的手散步。我说你要工作,你忙你的吧,但心想,算了吧你这浪漫派。

(Visited 182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