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翻开怀旧的档案夹,发现活得更好的方程式。

翻开怀旧的档案夹,发现活得更好的方程式。

近年来,不时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人们分享老照片,就会有人留言感叹——那些美好的老日子(The good old days)。通常,“那些美好的老日子”都是我来不及参与的年月,我只能对着那些照片充满遐思。

不久前和朋友吃早餐,就聊起“那些美好的老日子”。在座的古迹专家说,一般我们是透过老照片去认识过去的某个时代,并将它跟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做比较,难免会有今不如昔的想法。其实每个时代都一样,都有当时令人头痛的问题。

转动老电话的键盘,每一转都是一份期盼。(图 / 蔡羽)

想想很有道理,老照片——尤其是黑白老照片,通常会制造一种宁静单纯的感觉,与我们眼前的复杂纷扰形成对比。当我们想要逃离现实的压力时,宁静单纯无疑是相对理想的状态。加上许多口耳相传的记忆,都是较为美好的描述,更添人们的向往。

我们可以理解,美国人为何怀念战后那三十年的岁月,那是美国崛起的年代,社会蓬勃发展但还不复杂;香港人怀念“东方好莱坞”的美好年代,港产电影和音乐留下太多抹不去的回忆;亚洲许多国家大概都会怀念经济好景的1980年代……

是的,人都有怀旧的一面,会记得许多经历过的事情,而且不但记得,还会加以粉刷,所以才怀念之。比方失恋,那个当下或许痛彻心扉,然而时过境迁若干年月后,偶尔再想起,或许是淡淡忧愁里掺杂着谢谢你曾爱过我之类的大爱和包容。

没有电视的年代,收音机伴随着多少人的每一天。(图 / 蔡羽)

又比如童年,肯定是怀旧情绪里的主旋律。童年是单纯快乐没有负担的,世界随便哪个角落都有新鲜事,和玩伴朋友同学死党每次聚会都有新发现,这种日子肯定仅此一回。因此年岁继续增长,童年的印象始终深刻,那些年的小叮当和龙虎门、玻璃弹珠和塑胶圈编制成的跳绳、抓蝌蚪和萤火虫、放风筝割风筝、跟着爸妈去看电影、生日时吃过的鸡腿……都是人生里幸福的回味。

每个人的童年回忆,必然也有这样的画面,那就是听家中的长辈想当年,那是想走也走不开的“讲座”。像我这一代人的长辈,大抵都会说过去的日子有多苦,一家人有多克难度日,更远还会说到躲避战乱的故事。都是苦难的往事,怎么都说得云淡风轻,而且兴致勃勃,儿时我经常感到纳闷。

现在想来,怀旧的情感就是如此,没有谁的路是平坦的,总有崎岖和险滩,走过了都是难得的体验,转而就成为记忆里宝贵的资产。

菜橱,收藏着一个勤奋节俭的年代。(图 / 蔡羽)

怀旧本身是一种美好的情感,我一直认为这是人类的古老基因。古今中外的文学艺术作品,都不难找到怀旧的元素。因为懂得怀旧,懂得以一种过尽千帆的心理看待过去的许多愉快或不愉快的经历,才能体会我们都有回不去的从前,因此学会珍惜当下。

有句话好像是这样说的——怀旧是永远的流行。当我们走入一家餐厅或咖啡馆,里头陈设了许多古董,或者用上复古的地砖,我们会眼前一亮;当我们到某处旅行,一听说某家店铺卖的是古早味,我们会觉得必须一试;当我们看见许多品牌服装,必定有某个系列是复古的;当我们看见许多歌手即使不再当红,但仍然有一批死忠歌迷……是的,怀旧确实是一种流行,而且还是行销的好点子。

美国年过九十的专栏作家Doug Larson说:怀旧是一个档案夹,把旧日粗糙不平的毛边去掉。(Nostalgia is a file that removes the rough edges from the good old days)

有美好的回忆可供怀旧,这是幸福的。怀旧不是守旧,不是幻想回到过去,而是将回忆当作资产,进而懂得该把眼前的日子过得好好的。

(Visited 168 times, 1 visits today)
蔡羽
『一起吃风』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