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阿娘の宅 (Page 2)

怀味系列之四:金瓜的故事

这黄澄澄的瓜啊,叫金瓜也叫南瓜。 金瓜是我听阿嫲叫的,南瓜是长大后才知道的。 小时候,我见到它的时候通常都是在碗里出现,所以我压根儿不知道它是圆是扃,我只知道它叫金瓜,当时我也不怎么喜欢吃,可是又不得不吃,因为没得选择。 这道我家的经典菜叫做“寿面金瓜汤”。煮法非常简单,寿面烫熟待用,金瓜去皮切块,蒜米爆香后加入金瓜块翻炒,倒入适量的水烧滚,加入寿面,最后以糖入味。整个口味吃起来其实是很冲突的,金瓜汤是甜的,寿面又带些咸味,可是这两种味道搭在一起又有互补的作用,当你觉得...

怀味系列之三:我和鸡蛋的不解之缘

鸡蛋这东西,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一直到初中上生物课才真正了解它,什么卵壳膜、气室、 卵黄膜、系带、胚盘等等,别看它平平无奇的样子,原来里面还大有乾坤。其实这些不知道也不要紧,只要知道鸡蛋的营养价值高就够了。 以前的鸡蛋哪有分什么等级的,后来才有了所谓的A蛋B蛋C蛋,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会搞混,到底是A蛋大,还是B蛋大呢?就算这些不懂也都不要紧,反正都是蛋嘛,管它什么ABC蛋,大一点或小一点都无所谓,只要市场不会断蛋就行了。 你看,它真的是既普通平凡,又如此贴进生活。 对...

怀味系列之二:九层塔和雷峰塔的故事

记得小时候,阿祖(曾祖母)和阿嫲管九层塔叫“七层宝塔”。 我很喜欢“七层宝塔”这个名字,一说到它,脑海中马上浮起《白蛇传》中雷峰塔的影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才弄清楚“七层宝塔”就是九层塔;但是,很多时候,我还是会把“七”和“九” 搞混。 管它是“七层”还是“九层”,反正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就是“七层宝塔”,多了个“宝”字,感觉上就是稀世之宝。 它的确是我阿祖阿嫲饮食习惯上的“宝”。 我的阿祖和阿嫲,是传统的中国妇女,常年穿着唐山装,千篇一律的黑色长裤和素色...

怀味系列之一:菜脯猪肉汤

说起味道这事,几乎都是有故事的。 一种味道一个故事,它可以是辛酸的,也可以是甜美的;就像上一代的祖辈们一看见番薯,就会无限感慨地说:“从前日本手的时候,我们穷人吃的就是蕃薯,怎么现在的蕃薯却变成有钱人吃的呢?”,接着就是日本鬼子打中国的故事,没完没了...... 日子过得越好,食物就变得更纷繁精致。常常坐在餐馆里头,手里拿着琳琅满目的菜单,反复来回的翻了又翻,最后还是不知道要点些什么。后来终于明白,菜单中没有我曾经的记忆,即便是一点点。 我对那些由美食达人或美食专栏强力

Anio

一看到这个名字,脑海中立刻浮现“阿嬷”老来慈祥的模样。 其实任何对中老年妇女的称呼,像“大妈”、“阿目”或“老查某”(妇女)等等,我都不在意。我想啊,这些称呼只是提醒我“老”了,它使我更珍惜当下。“老”是人生的暮年,一个也许会经过,也许不会经过的过程。我感恩有幸能参与“老”的过程,享受老年的生活。暮年于我来说,是另一种生涯规划的开始,可以积极自在的过日子,抑或是消极悲催的等日子,选择权在自己手上。 “娘”这个称呼对我而言,可不是“老”的代称,是一个对至亲至爱的人的昵称。小时候

阿娘的怀旧,手作的幸福。

很多人到了某个年龄,会经常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了什么而活? 年轻时我们有梦想有冲劲,有与人一较高下的拼劲,而后入世渐深,开始为了生计奔忙,开始感叹身不由己。某个时候,也许突然发现自己掩不住的白发,或者感觉到体力和精神下降,又或者意识到人间无常——是的,人为了什么而活? 心里有了这个疑问时,也许青春早已成了春泥,然而这是好事,意思是你将开始真正意识到生命的意义,开始朝比较自在、比较愉悦的方式过活。 “现在的我不会再想着拼命赚钱这件事,反而觉得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日子就充实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