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像我这样的一个路人

像我这样的一个路人

或许常常留心自己当下的感觉,我也喜欢观察别人旳感受——当然是静静的觉察,不干扰地感觉着人的情绪流动。

所以当我走在人群中,当路人擦肩而过,心里好像有一台解读机,那迎面而来一张张的表情,对我来说,就有了连接和感应,因而陌生路人对我来说也不全然是陌生路人,那些表情底下的人间况味,我读得明白,不只明白,部分还是自己的写照。

所以我这个路人常搞得自己很忙,忙着看人,旅行的时候更甚,旅途中掉东西是常有的事。在京都,千挑万选买了一袋纸制和陶制品,结果不知掉在哪里,回到家才发现遗失了东西,当然非常心痛,可是也没痛很久就忘了。反而路上那些遇过的人们,我会惦记着他们,记着遇见时他们的心情或表情。

img_1810
在离开有马温泉的火车上,遇到了这位美丽热情的女士。(曾曼仪摄影)

去年夏天,在澳洲亚德雷德机场排队过海关时,前面一位已经完成检测手续的男士一直往我的身后张望,眼神流露忧虑和不舍,我顺着他的视线回头,看到分隔栏外,一个女人泪流满面,哭得非常伤心,而男士好似赶时间入闸,脚步匆忙,没多久消失在闸口。

因为离别,女人伤透了心,我站在几步之隔以外,清楚听到她哭出了声音,仿佛全世界的悲伤都凝结在她脸上。看到一个悲伤的人孤单站在那里哭泣,我无法不连接到她的内心感受,心里当下一阵瘫软,往前走了几步,站着她的面前,默默和她对视,然后伸出双手拥抱她。我静静抱着她,轻声说:“我知道妳的感受,我想我会了解。”慢慢的感觉她的肩膀放松下来。她用泪眼回报对我的感激。我拍拍她,转头离开时,我也流泪了。

一次在菜市场,我每次买凤梨都会找的那对形影不离的老夫妇,当我远远的,看到老先生一个人在顾档口时,就有不详之感。果然他告诉我,他那美丽贤惠的妻子,生了一场急病刚刚离世。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他说无法相信妻子已经离开,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我紧握着老先生的手,那几分钟时间,给予他充分的允许和理解,让他诉说对亡妻的思念,也允许他的眼泪。

每当在这种时候,当我看见别人的同时,也看见了自己。

(Visited 121 times, 1 visits today)
叶勤
她的文字,兼具散文的感性和媒体报导的理性,却饱含温度。她热爱观察人性,并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训练。她写人性心理,读来是温暖的,像朋友谈心。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