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车里有没有这么一把锤子?

有一种锤子曾经销量非常火红,称为“逃生锤”,你是否也拥有过一把? 第一次见到逃生锤,是参加一堂救生讲座会。主讲人受汽车公司邀请,为企业客户讲解在驾驶中,可能遇到的种种意外状况,如何自救和救人,比如车子着火、严重撞击或者掉入水里。然后,主讲人就亮出一般奇怪的锤子,按照他的说法,这把锤子不是锤钉子用的,而是如果不幸受困车内,你可以用它轻易地砸开车窗逃离。我当时也觉得,大家应该要在车里放一把逃生锤,以防意外发生。 后来,突然间逃生锤变成火红起来,各类品牌也一夜之间暴增,...

没有人喜欢麻烦,很多麻烦是人们自找的

七十八岁达赖,流离颠沛的一生,历经磨难与动盪,却总能微笑以对,“我的内心始终相当平静。” 回顾过去一年,全球动盪、危机频仍、民众普遍不满。一年来的喧嚣纷扰,令许多人感到疲惫、苦闷而不安。展望未来,只有愈多的动盪与不确定,我们都需要寻找一个抚慰身心的出口,乱世中的幸福之道。 追求快乐,远离痛苦,是每个人生来的本能。但真正的快乐,达赖强调,不在於感官的欢愉,而是让内心时时保有正向的情绪,包括爱与慈悲、宽恕、包容、知足等。 负面的情绪,例如恐惧、愤怒和焦虑,不仅无

离开一座城市

又听说某人要从居住了十几年的大城市“撤退”,带着家人回到故乡小城,重新来过。过去两年来,我和几位朋友一直在留意这个有趣的现象,隐约从越来越频繁的个案中,看到了一个时代趋势。 离开乡村到城里谋生,也谋求更美好的未来,这大概是过去漫长的岁月中,人类的集体“梦想”。尤其到了英国工业革命以后,工业化需要更为集中的人力资源,因而条条大路通城市,加速了农村的萎缩,也在世界各地喂养出动辄百万千万人的大都会。 偶尔趁着假日,和朋友到郊区农村走走,在饱览淳朴天然的胜景后,我总会问有

放下预期心理,你的不快乐也跟着放下了!

生活就是这样,它不是我们喜欢怎样就能怎样,这是大家首先要有的觉悟,否则我们将继续受苦。我们会挫折、难过,并非现实在跟我们作对,而是我们抗拒现实才会受苦。 我最近去开会,到一个停车场停车,刚好看到有人正要把车开出来,於是就把车靠边停,打着方向灯,准备等这辆车出来後,我就可以停进去。然而,就在我等待的期间,竟有一辆车当着我的面直接卡位。 “这人怎么这样,难道他没看到是我先来的吗?”当时心里很不悦,连带影响到开会的心情。 事后,我回想整件事:我是怎么回事?整个停车...

梦想用钱能买到吗?

关于买彩票这件事,我上幼稚园的时候已经懂了,但是你不要以为我是个资深的“博彩投资者”,我到目前为止还算是个门外汉。 父亲在家乡小镇经营的生意当中,其中一个就是万字博彩投注站,所以童年有一段日子,是混在四个号码当中。所谓“混在四个号码”当中,不是跟着大人投注,而是喜欢用给顾客写下心水号码的小纸条玩游戏,或者胡乱画画而已。 虽然从小就已经接触,但我没有买彩票的习惯,因为心里总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好运,可以像身边一些被幸运之神眷顾的朋友们,有意外之财的运气。可是,有时候还是...

给理想一点时间

我想跟大家分享“未来,你是谁”这个主题。“未来,你是谁”这个主题的底下其实有两个子命题:第一个是“未来,你想要是谁”,第二个子命题是“未来,你可以是谁”。 通常“未来,你想要是谁”这个子命题,会存在于很多年轻人的心中,因为你对自己有期望。而“未来,你可以是谁”这个子命题,则往往来自于在你身边的家长。 在我17岁的时候,我听从了我父母亲的建议——他们认为我未来可以是一个土木工程师,所以我就选择了土木科系。 在土木科系就读以后,我碰到了我的音乐老师,她提供给我“...

你的心里住着神还是魔?

在朋友推荐下,看了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美国制造》(American Made)。没有特别惊喜,倒是有些感触。 剧情改编自真人真事,大背景是美苏冷战的1980年代,故事主角是美国环球航空的飞行员巴瑞•塞尔,这位当年出色的机师有很好的飞行记录和稳定的薪水,但内心却不甘于平凡。在偶然的情况下,巴瑞被中情局找上,开始协助他们进入中美洲从事飞行拍摄任务,却就此卷入偷运毒品的勾当。在这种左右逢源的情况下,他赚取大把钞票,人生因此出现巨大改变。 其他的剧情就不说了。电影拍得如何...

未来的机会就在过去的经验里 失业不惨,惨的是没有想做的事

2009年有部美国电影叫《Up In The Air》(中文片名《型男飞行日志》)。乔治库鲁尼饰演角色“雷恩”。雷恩的工作叫“职业转换顾问”,说穿了就是帮各种公司开除员工。他的搭档是安娜坎卓克饰演的“娜塔莉”:一个野心勃勃,有高学历但欠缺历练的年轻职员。 娜塔莉老觉得雷恩是个过时的恐龙,而雷恩也觉得娜塔莉是个不懂事的菜鸟,两人互相看不顺眼,老板就叫雷恩带着娜塔莉去见识一下实际的解聘过程。 “鲍伯”是个刚收到解聘通知的倒霉职员。在办公室,他秀出两个孩子的相片,满脸无...

娘家,是最美的地方

每个周末,我一定会带着女儿回娘家。这一天,是我感觉最轻松的一天,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每接近家一些,心就更踏实一些。 回娘家时,妈妈会张罗饭菜,会自告奋勇带小孩。一进家门,我的身分立刻从责任一肩扛的母亲转换为百般依赖的女儿:我可以把孩子丢给妈妈,一个人出门悠哉逛市场,不再需要照看小孩或一路抱到手痠;我也可以打电话跟妈妈点菜,一到家就有热腾腾的菜在桌上,无须亲自动手准备或收拾;我也可以好好吃顿饭,不用招呼孩子用餐,因为妈妈会主动把碗端过去喂(其实根本不用喂啊~);我更可以好好...

孩子,世界并不美好,但你可以是美好的。

这些年不时听到有名人到校园演讲时,颠覆过去满篇激励的言论,大谈社会现实。 比如曾经出任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约翰•罗伯茨(John G. Roberts Jr)接受邀请,到他儿子的学校演讲,他祝愿毕业生们“不公、不幸、孤独、被忽视、背叛”。他说,“我希望你们能遭受背叛,这样,你才能领悟忠诚的重要”、“我希望你们能体验到孤独,这样,你才会明白朋友的珍贵”、“我希望你们也有运气不佳的时候,这样,你才会意识到机遇的重要性,才会明白你的成功并非天经地义,而他人的失败也不是理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