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贝城 里的黄衣小子

庞贝城 外卖旅游配套的黄衣小子,肯定是我在所有旅途里遇过最令我赞叹的人。   在庞贝古迹城外卖旅游配套的黄衣小子,肯定是我在所有旅途里遇过最令我赞叹的人。 我们常常因为自己的外语掌握得不好而没有信心在外人面前用外语交谈。在庞贝古迹城外卖旅游配套的黄衣小子,靠着一口破德语成功卖了两个一日游配套给我的德国朋友;而我这个朋友,一向来对这些事情不会动心的,因为她总是认为一日游配套大都是在骗钱。 黄衣小子和我说英语时,是用意大利语的语法说英语。因为

全世界最便宜的啤酒—— 越南鲜啤酒

越南鲜啤酒 ,BIA 是法语BEER 啤酒的意思,HOI 是法语新鲜的意思。所谓鲜扎是因为BIA HOI是属于快速发酵的啤酒,一旦酝酿完毕,就会装进KEG桶(白钢啤酒桶),运去大街小巷摊主。   越南曾经被法国殖民多年,饮食、文字、生活习惯都深受法国文化的影响。比如享誉全球的越南面包、越南咖啡、法式酱糜、法式甜品,都是当年法国遗留下来的饮食文化。 当然也不能忘记法国的啤酒文化。在法国还没殖民越南,多数越南人都是喝白酒的,有白米酒、糯米酒,甚至马

树城里的 马可

马可 看中越来越多游客到Alberobello來,在母亲和姐姐的帮助下把Villa办成民宿,取家族姓氏为民宿名字——Villa Grassi,一年之內还成了2015年booking.com十大民宿。   自驾前往意大利Alberobello的路上下起了雨,汽车仪表盘有盏警示灯亮了起来,德国友人说德国车没有这盏灯,大马人也没见过,翻遍说明书也没找着说明。刚好停在休息站时遇到几个意大利警察,就用破意大利语问了一下,意大利警察只是说没问题,慢慢开可以的。半疑半信中

长屋 的宁静

长途跋涉后,走入位于砂拉越木中省的Rumah Panjai Pelow长屋,感觉一股宁静,稍微安抚了旅途的疲惫感。我选在一个角落进行素描,周围的丛林一直传来各种声息,但长屋始终是宁静的。这份宁静固然舒适,但又令人担心,人口外流的传统长屋,未来如何是好?...

这些年我们喝下的“ 尿啤 ”

尿啤 其实是对市面上常见的商业啤酒,一种贬义的称号。我们市场上容易购买到的许多啤酒品牌,都是属于 “尿啤”。因为这类酒属于近代市场商业化下的产物,为了经济效益,利用廉价原料,酒体稀释,忽悠营销等行为,生产出这种口味清淡,淡黄色的“便宜酒”。这类啤酒对于“真正啤酒”爱好者,尤其是“精酿啤酒”爱好者来说,都是不能释怀的,所以才会冠以“尿啤”的封号,就是说喝这类啤酒就等同“喝尿”的体验。   “尿啤”其实是对市面上常见的商业啤酒,一种贬义的称号。我们市场上容易购买

巴士站 的来来去去

搭巴士的岁月里,经常要重复出现在某个巴士站,等着某些号码的车,往返在某些路上。在巴士站,每天会遇到同样的脸孔,也会遇到不同的脸孔,有些我们大概知道他们去向何方,有些我们不知道。小小的简陋的巴士站,记录着那许多人流动生活的一部分,唯一在流动中静止的,或许是小窗口内的售票员,以日复一日模糊的表情,递票收钱。...

肉骨茶 是最草根的

肉骨茶 从容器到沾酱,都出自当年华工在南洋生活中最容易取得的材料,这是看到什么吃什么的庶民精神。而先辈就靠着这种精神,坚强的繁衍在南洋,并开枝散叶。   维基百科上发布的是一则肉骨茶始于李文地说。 而不知从何时起,有一段截然不同的说法是这样的—— 早年,虽然中国频频海禁,但许多人仍然投向浩浩大海远走他乡,中华儿女乘风破浪探寻属于他们的桃花源。在这个过程中,无奈的故事特别多,人们依靠着乡亲的肩膀,试图从中突围。而在那个年头,当载满香料的船只

西里京 小贩生活

西里京(Serikin)位于砂拉越和加里曼丹边境,距离石隆门(Bau)镇不远,有一个热闹的市集,是当地闻名的旅游胜地。西里京的道路两旁,一字排开都是档口,档口后方的村屋,有些也摆卖各自的产品。在这个市集上,你可以买到各种用品和食物,当然还有砂拉越和印尼的手工艺品如串珠、藤具、木器等。 这个素描画的是一个卖零食和冰水档口,在等客人上门的时候,小贩坐在位子上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个市集每天出入着砂拉越和印尼人,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虽然位于郊区,但是接触过世界。...

十月 啤酒节 OCTOBER FEST

说起十月 啤酒节 ,也许很多人不太留意——其实真正的十月 啤酒节 OKTOBER FEST,是 “K” 而不是 OCTOBER 的 “C”。真正的OKTOBER FEST,在某种程度上只属于德国专属,也就是只有德国可以主办 “OKTOBER FEST”。   说起十月啤酒节,也许很多人不太留意——其实真正的十月啤酒节 OKTOBER FEST,是 “K” 而不是 OCTOBER 的 “C”。真正的OKTOBER FEST,在某种程度上只属于德国专属,也就是只

到处留 情(三之三)

翻动的影像突然中断了,就如一段后来退色的 友谊,在不知不觉中不再 美好 ,不再继续。不小心摔破一只心爱的碗,在生命中失去的只属芝麻蒜皮,或许还有更多重要的人与物终将失去。失去一份单方面珍惜的友谊,也不过仿若失去了那心爱的碗,多年后总得让它随青少年岁月漂流远去。   ♦ 04011999(星期一)3:58p.m. 金河广场的喧哗与拥挤赶不走可恶的误会。虽然围绕的环境热闹无比,但我们三人感到分外冷却,舌头冷凝僵硬了,连半句话也说不出来。